《第一寵婚,齊少,求放過》[第一寵婚,齊少,求放過] - 第1章 她不想在堅持下去了

這輩子,你有沒有很愛很愛過一個人。

愛到心尖,看他結婚、生子。
終其一生,為了他,孤苦伶仃一人。

黎九,有。

看到自己的屍體被人從冰冷的海水裡撈出來的時候,她已經在水中泡了七天七夜了。
因為泡得太久,她全身浮腫,身體被來往的魚群咬得支離破碎的,血跡斑斑,慘得不像話。

死因是什麼,她也已經忘記得差不多了。

「真是太慘了,被人捅了三刀,沒有聯繫到死者的家屬嗎?」

「聯繫到了,她家人說,死者早就跟他們斷絕關係了,殯儀館那邊也打了電話過來說床位擁擠,像她這種有家人在的不收。」

撈屍體的兩名男人自顧說著。

黎九如魚哽刺在喉嚨,透明蒼白的靈魂漫漫地浸透下海底,她這一生活得何其失敗,到最後,連個願意為她收屍的人都沒有。

冰涼刺骨的海水蓋過身子,黎九絕望地閉上眼睛。

「黎九。」
低啞辨不出情緒的嗓音響起。

黎九身軀微震,睜開眼睛。

不知什麼時候,齊北晏站在了岸邊。

她慢慢地**眼眶。

他從始至終都低着頭,一瞬不瞬地緊盯着她的屍體。

逆光中,她看不清他的臉。

「為什麼不在多等幾天?」
他聲音破碎到嘶啞,好像被風一吹就散。

黎九緊咬住下唇,眼淚洶湧流出。
不了,她好累,她不想在堅持下去了。

突然,他一把從撈屍體的人手中奪過她,對着她歇斯底里的吼,「我問你為什麼不多等幾天?
為什麼就不能多等上那麼幾天……」

「噗……」因情緒激動,他咳出了一口鮮血,隨後,他低低地笑了一聲,一把將她的屍體丟在地上,面無表情地擦拭了一下血跡,像行屍走肉般,極輕地落下幾個字,「其實,死了也好。」

黎九哭得泣不成聲。

那句其實死了也好,像把利刃狠狠地誅進她胸口,斷了她最後一點念想。

整個身子被淹沒在海底。
她荒涼地閉上眼。
齊北晏,再見。
若有來生,但願,再也不見。
也就是這一剎那,她錯過了男人閉上的眼眸,唇角泛出的那一絲苦澀笑意。

「不然,我怎麼忍心,把你一個人丟在這世上。」

第二天,A市第一大氏族繼承人齊北晏,公布從來沒有跟名緩若芷寒結婚的消息震驚整個娛樂圈,一天後,聲名狼藉的黎家棄女黎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