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棄後》[嫡女棄後] - 第4章:顫抖吧,惡奴們

柳錦萱醒來的時候,守在她身邊的是她另外一個丫鬟珠兒,珠兒與靈兒同為柳錦萱的貼身大丫鬟,靈兒能言善辯,自是更得人心,上輩子柳錦萱失憶後對靈兒更是看重,而珠兒的木訥讓柳錦萱對她並沒有多大的印象,但是她知道後來珠兒便是因為偷了自己送給靈兒的一個手鐲被發賣的。

回想那時候,珠兒對靈兒的各種指控,她卻不甚在意,以為是珠兒對靈兒的誣陷,結果就是因為自己的不在意,害得之後的她輸的那麼慘,而彼時還是他丫鬟的靈兒,搖身一變成了官家夫人。自己呢,四肢被斬,異能爆破而亡。

「小姐你醒了,餓了嗎,我這就給您準備小米粥。」原本一旁站着的珠兒看到柳錦萱醒了連忙驚喜的開口說話,話落,人已經跟風一樣的跑了出去。

看到這丫頭焦急慌張的模樣不禁笑出了口。

這時的柳錦萱才能好好回想此刻的現狀,柳錦萱重生回了十三歲那年,那時候這具的身體生母正好去世一個月,上一世因為落水後不小心撞到了頭從而失憶。對於這個母親的記憶自然是沒有一絲印象,加上靈兒總是在自己身邊說在的母親是難產而死的,竟古代女子生孩子就是走了一遭鬼門關。所以對於母親的過世也是以為難產而死,從來沒有去想過其他的可能性。

似乎也是從那時候開始自己的嫡親大哥,即相府嫡長子柳錦玄,原本在前線抗敵慶祝大獲全勝的他,聽聞母亡,悲痛萬分快馬加鞭趕往,不料半路親信的背叛重傷,在死士的保護想終是脫了險,但是一身的武功以及雙腿也就那麼廢了,若記憶沒錯十日前哥哥就已被送回相府,一個月後死於病變。而自己的嫡親弟弟柳錦洛在哥哥死後的一個月被人活生生放在水裡溺死了。這兩件事情給柳錦萱的打擊是十分大的。人在最脆弱的時候,防備是最弱的,那時候誰給自己關愛最多,那麼對那人的依賴就越強。

現在想想沒了這兩個嫡子的相府誰最得意,那還不是柳錦雲的生母——景姨娘,景姨娘一直是父親的寵妾,更是她那個「親親」祖母的外甥女。現在想來若不是祖母以及父親的默認,自己的母親怎麼可能就以難產而死就此過了這事情呢。就算母親後台沒有任何官員,但是其父卻是京都的第一首富。在祖父死後母親的主母之位沒有動搖也是因為母親掌握了祖父所有的財產,她那個父親才不敢怎麼樣。

柳錦萱冷笑了數聲,好很好,對於父親原本他還抱着一份孺幕之情,可當知道母親的死哥哥的死弟弟的死甚至是自己的死都逃脫不了這個名義上是自己父親的人的手時,柳錦萱早就沒了心,想他自己那麼多年來做了多少好事,換來的是什麼,不過是一次又一次的背叛。既然他打心眼裡都不把自己這個女兒放在心上,那麼她又何必自討沒趣。

回來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把身邊的蟲子給拔掉,想來當初自己也真是天真以為哪些奴才都是迫不得已才賣身為奴,自己能放過的就放,現在想想不就是因為這樣讓他們更加得寸進尺,明明對他們極好,卻在外面放出各種流言。她不想再做那個被蛇咬的農夫了。

因為有空間護體,所以雖然柳錦萱暈過去昏睡了幾個小時,但是其實沒有什麼大礙,所以自行穿了鞋子便起來了,空間回歸讓她聽力更上了一層樓,聽到外面那些動靜便準備去門外看一場好戲。

「靈兒姑娘,你這個鐲子真好看,是景姨娘賞的吧,景姨娘真是心善。」大樹下白玉石旁邊,一個笑得諂媚的年約四十幾歲的崔媽媽正在討好着坐在白玉石上的女人,崔媽媽在萱院里可是實打實的老人了,萱院里的大小事務都是他管理的,可她已經就一張老臉不要的在那邊不停討好賣乖,只能說靈兒是十分深入景姨娘的心,連他這個算的上相府的老人也要在她面前討乖賣巧。

「那是自然。」靈兒雖稱不上絕美,但是也是個漂亮的丫環,一身淺綠色衣裳襯得膚色更加白嫩。這樣的姿色倒是委屈她只能做個丫環了。

靈兒開心的更是把她那白嫩的手舉得高高的給崔媽媽看,手鐲是上好的白玉石做成的,並不多見。

「小姐,你醒啦,珠兒那個死丫頭都沒告訴我,快,我扶你去床上躺一會兒吧。」靈兒看到門邊的柳錦萱,輕笑站了起來。她知道這個愚笨的大小姐是最疼自己的,自然不會在意她那放肆的行為。

柳錦萱反手揮開了靈兒那雙過來的說,凌厲的看着靈兒眼睛,表情嚴肅地說:「跪下。」

「小姐,奴婢做錯了什麼,我知道小姐心情不好,可是小姐也不能拿奴婢出氣啊。」瞧瞧說的是什麼話,以前柳錦萱聽不出,這丫鬟的囂張現在卻真實的明白了。積壓了那麼多年的怨氣,似乎瞬間找到了爆發點。

「崔媽媽。你來給靈兒掌嘴。」柳錦萱也不打算解釋什麼就直接讓崔媽媽執行。

「小姐,這。」崔媽媽犯難了,理論上她是該執行這個命令的,但是她也知道起碼她現在是不能得罪靈兒的,畢竟靈兒是景姨娘現在身邊的紅人,如果自己打下去了,就不知道靈兒會怎麼在景姨娘那裡編排自己。她活了那麼大,在主母死後,相府的情況其實她看的很明白,知道不久以後景姨娘很有可能就會當上相府的主母。而這個大小姐最後估計也只能淪落到別人隨便打發嫁人的下場。就算原來的主母對她有知遇之恩,但是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看着崔媽媽那進退兩難的樣子,柳錦萱就知道這時候景姨娘已經控制了自己的院子,或者更早的時候,不然一向在她面前恭順的人怎麼會在母親不在後一下子這般樣子。

「怎麼,不願意動手。」柳錦萱抿了一口茶,似乎一點不為現在的狀況而感到難堪,反而有一點點的興奮。

「大小姐,靈兒畢竟是你的貼身大丫鬟,定然是出現了什麼誤會,大小姐如此無緣無故打人,會寒了眾奴才的心。」錦院的管事媽媽。崔媽媽一臉為柳錦萱着想的樣子。崔媽媽在這個院子的權力是十分大的,因為之前崔媽媽也是柳錦萱母親雲端兒的陪嫁丫鬟之一,所以當柳錦萱單獨住一個院子的時候,雲端兒便把貼身丫鬟崔媽媽給了柳錦萱。之前雲端兒掌權的時候,崔媽媽手上也是分到一些權力的。可以母女兩對崔媽媽是十分厚待的。

之前柳錦萱還不能明白為什麼崔媽媽以及一眾下人會背叛她而投靠景姨娘,畢竟按照常理來說她這個嫡女怎麼說都比景姨娘這個半個主子的妾室有益的多,現在想來也明白了許多,畢竟人往高處走么。想來是跟着景姨娘有更高的利益吧。對於經歷兩世背叛的柳錦萱,這些人是一個都留不得,今天唯一的目的就是把這群人一網打進掃除障礙,誰敢阻止她,那麼她只能遇神殺神,遇佛殺佛了。

「崔媽媽的意思,是我這個堂堂相府嫡出大小姐還不能處理一個丫鬟是吧。」本就是嫡女,禮儀方面自然是一流的,小小年紀就能感受那股貴氣,更何況柳錦萱還多了一世,心裏怎樣的想法嘴上也不會露出那樣的心態來的。

「老奴不敢。」崔媽媽實在想不通為什麼柳錦萱不過下了一次水,就突然變了一個人的樣子,難道他不知道就算她是嫡女,沒有母親的庇佑,這樣做會寒了眾奴才的心,崔媽媽卻自己都不想想他們這群人早就背棄了她。

「不敢最好,給我掌嘴。」說完話的柳錦萱沒有再看崔媽媽,而是在一旁看似細細端詳自己的白玉手鐲。

崔媽媽在幾秒鐘百轉千回,最後還是狠了下心動手打靈兒,心裏是想着為了景姨娘的大計,自己定然不能在大小姐面前暴露出去。這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