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棄後》[嫡女棄後] - 第3章:重回原點

大慶十年,相府花園內,兩名面容嬌美的姑娘一併走來。

其中一名身着嫩綠色的女子,白嫩的臉頰水靈靈的眼珠可愛極了,任誰第一眼看過去第一印象就會覺得她是個單純可愛善良的姑娘,輕撫着一身着白衣的女子,白衣女子眼珠兒紅紅的一看是剛剛哭過的樣子,那舉手投足之間有着說不出的媚態,即使在可憐楚楚哭泣的時候,輕聲言語着:「姐姐別難過了。母親去了,但是還有妹妹在,妹妹會一直伴着姐姐的,姐姐有什麼不開心的都可以跟妹妹講。」

白衣女子輕輕的應了一聲。心卻依舊難受不已,她怎麼也不願意相信母親就這樣留下弟弟就這麼去了,明明之前大夫說娘親身體都是很健康的,生下弟弟肯定是沒有問題的,可是為什麼,為什麼母親會是難產而死的。對於這個結果她怎麼也不願意接受,想到最疼愛自己的娘親就這麼去了,還有哥哥雙腿被廢,更是悲從中來,根本沒有注意到一旁人的臉色。

她一向跟這個妹妹關係不錯,她一直覺得這個妹妹十分的善解人意。

「靈兒,去給姐姐拿一下披風。」嫩綠色衣服的女子對着白衣女子後面的丫環吩咐道。

「是的,二小姐。」丫環看了一了嫩綠色衣服的女子便離開去拿披風了。

嫩綠色衣服的女子跟着自己的丫環對視了一下,丫環點頭表示明白。

柳錦萱在前邊無神的走着,根本沒有注意腳下。果然柳錦萱就這麼被絆倒了,緩緩向水中摔去。

然後就這樣。

與此同時柳錦萱再次重生了。

重生在被柳錦雲的丫頭茉莉推入水中的那一瞬間,柳錦萱被推了的那一瞬看到他們主僕兩那勢在必得的笑容。

「撲通。」水花聲響起,柳錦萱已經掉進了水裡,寒冷的湖水就這樣漫漫浸**她的全身,她還記得當初也是這樣,只是當初意識並不清楚以及異能被封住,冬天的水本就是很冷的,再者柳錦萱在被人設計下穿的衣服比平時更為厚實,即使有求生的本能下也無能為力。這一世因為提前有準備以及異能的存在讓她避開了上一世要命的磕碰。

因為是火系異能者,所以即使在浸入水中衣服全濕的狀態下,柳錦萱依然是意識清醒的。說實在的她很想自己游上岸上去,可是坑爹的是她衣服真的穿了太多了,即使她經過末世意志力比一般人強,但是穿越到想着這個柳錦萱身上的時候,他根本沒有意思的優勢啊,所以她只能保持原有狀態在水中等着,等那個救了她的人,當初她沒見到那個救他的人,以至於被人誤導以為是君飛然那個渣男救的。以至於一見傾心再見深情。而原本那個他就不是個愛解釋的人,或許他不會想到他輸就輸在當初自己不夠坦白。如果當初君之烈跟她說了,或許她就會懷疑,又或許她會有別的選擇,但是這些都已經過去了,柳錦萱也不想在惦念什麼,這輩子她不會允許誰來誤導她。

湖面外,柳錦雲及其丫環看看時間已經差不多了,就裝作焦慮的大喊着,「不好了,大小姐掉下水裡了,快點來人啊。」柳錦雲一副的姐妹深情,心裏卻惡毒的想着,就算不凍死你,照樣也能讓你身敗名裂,柳錦萱別以為你是嫡女我就不能耐你如何,想着你母親沒了,你還有什麼依仗呢,以為父親是真的疼你嗎。別傻了。經過這件事情我看你會怎麼樣。

水下的柳錦萱自然聽的一清二楚。也明白柳錦雲的心思,她不甚在意唇角一勾,柳錦雲,我柳錦萱回來了,這一世我定會讓你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從你使喚丫頭把我推下去的那一刻,我們之間的恩怨就已經註定了。

時間就這麼分分秒秒的過去了。

在柳錦萱快支持不住的時候,感覺自己被水越拉越深的時候。突然感覺腰部一暖,一雙強勁有力的修長的手,環住了她的腰間,男子一個躍身,轉眼間柳錦萱已經被男子扶到了路面上。此刻的柳錦萱整個神智有點混沌,畢竟在水下那麼久饒是鐵打的身子都是吃不消的,聞道了熟悉的味道並看了一眼他,終於還是支撐不住的暈過去了。

入目的男子,顯然就是那個明明可以逍遙快活的活着的,最後卻不得不為了自己死的妖孽男子——君之烈。柳錦萱心滿意足,唇角一勾,只想跟他說一句,能再次見到你,真好,可是話還沒說出口就暈了過去。

這是個怎麼樣的男子,柳錦萱腦海里只想到了八個字,柔而不陰,妖嬈至極。

因剛從水中出來,所以此刻的衣裳是全濕的。衣袍緊緊的貼着他的身軀,陰柔的俊美男子似乎毫不在意全身的濕透,而是一手環着被自己救上來的女子,邊為身旁的女子輸送內力,這個天氣掉進去若染了寒氣,對女子將來能否生育會有致命的關係,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原本冷情的他,竟然會救一個落水的女子,柳錦萱掉下去的時候,他也只聽到岸邊的女子在一邊裝模作樣的驚呼着,本來有人下不下誰,死不死跟他是一點關係都沒有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只要他往那瞧了一眼,他的行為跟他的意志卻是在提醒着他,快下去救人,快下去救人,彷彿下面是有多重要的人等待他救一樣。結果鬼使神差一般的他就真的下去了,原本的不滿看到女子那嬌柔的笑顏,似乎輕易的掃去了他心中一切的不滿,凝神看了暈在自己懷中的女子,繼而一臉面無表情冷漠的掃視着岸上的眾人。眾人心頭一震,那樣的冷漠的眼神讓見着的人都忍不住往後退了好幾步路。

一旁的君飛然,眼光晦暗不明,瞧着自己的這個三弟,以及其懷裡的女子,在看向岸邊那個對着自己楚楚可憐的女子,似乎在思索什麼。心道「從來不喜形於色的三弟,今天似乎有點兒反常,莫非~~~」再看看到現在依舊摟在一起的兩人似乎對自己的猜想更加肯定了。瞬間似乎想通了什麼瞭然的一笑。

被君之烈盯的全身不舒服的柳錦雲,此刻十分的不安害怕自己的計謀被發現,害怕這三皇子會告發自己,更害怕自己的二皇子對有壞印象。為了不破壞她那美好的形象,她連忙開口解釋說:「臣女替大姐謝過三皇子的救命之恩。」說著便準備把柳錦萱扶過來,臉上笑意吟吟的一臉的無辜樣子,心裏卻暗罵道:「這柳錦萱運氣真好,竟然被三皇子救了。聽母親說這個三皇子並不簡單看起來不過是個閑散的皇子,母妃也早已經不在了,可是眾位皇子卻都待他禮讓有嘉,是自己怎麼也得罪不起的人啊。」這是柳錦雲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三皇子,就這麼一眼她才知道為什麼京城裡總說三皇子是大慶最好看的男子,就她自己光看上一眼就感覺到自己心跳的加速。明明全身濕透,卻不給人意思的凌亂,反而增加了幾分野性,俊美的臉龐因為面無表情,反而顯得遺世獨立。不得不說上帝是厚待他的,把最完美的臉蛋給了這樣的男子。

跟二皇子君之然比,兩人面貌都是勢均力敵的,只是三皇子身上多了幾分讓人說不出來的味道。

「滾。」言簡意賅,三皇子冷王,一向是誰的面子都不買的,人人都知道冷王最厭惡的就是女人,正因為這個三皇子的王府內沒有任何的妾侍。

不等柳錦雲靠近,君之烈已經攔腰抱起了濕噠噠的柳錦萱走向柳錦萱居住的萱院。獨留柳錦雲尷尬的站在哪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