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棄後》[嫡女棄後] - 第2章:空間重啟

就這樣吧,就這樣吧,你們既然不想讓我好過,還殺了他,那你們又有什麼資格瀟洒的活在這個世界上尋歡作樂,不如就讓我來動手解決吧,柳錦萱覺得既然她有能力解決,又能為自己報仇為什麼不做,雖然原本她想放過他們,然後多年後發現身邊無一子嗣的痛苦,可是當她確定那人是君之然殺的時候,一切理智都在瞬間沒了蹤影,然後就爆發了異能。所以,發動異能的那個瞬間,柳錦萱是有活下去的能力的,但是看着殘缺不全的自己,她也沒那個勇氣,所以使出自爆的她,心甘情願做他們的陪葬品,畢竟沒有他的地方,對她來說都是地獄,還不如就那麼的一起下地獄。

看着那兩人猙獰的面容。在火堆里一臉恐懼惶恐的看着柳錦萱。柳錦萱心裏就有說不出的痛快滿意。也許他們怎麼也沒想到,不過是來炫耀的他們就這麼在一個看起來無任何復仇能力的人身上。再多的榮華富貴,白銀黃金在死人面前根本沒有一絲的用處。想着兩人才剛剛開始享受這樣的榮華富貴,轉眼間就成了泡影,想來臨死前應該是特別的後悔吧。現在他們的痛就是此刻對柳錦萱最大的慰藉了。

靈魂脫離身體的時候,柳錦萱覺得全身舒暢多了,這一世的恩怨就這麼如同這把火,灰飛煙滅了。

在虛無的空間里不知道飄了多久,柳錦萱一遍又一遍的回憶着過去。柳錦萱覺得如果有投胎這麼一回事,她只希望下輩子的時候不要帶着上輩子的記憶才好,不然到死之前才恢復記憶,那樣回顧這一輩子,就跟個傻子一樣的。柳錦萱就那麼祈禱着,死的那一瞬間,她覺得十分的痛快,畢竟有人跟着她去死了,既然說彼此相愛,那麼就到地獄裏做一對鬼夫妻吧。

也不知道過了多少的時間,柳錦萱在混沌虛無中醒了過來。那睜開眼的瞬間就當機了。老天也太眷顧她了吧,看來好人還是會有點好報的。那一輩子當傻子臨死前才恢復記憶的怨恨也瞬間蕩然無存了。

柳錦萱睜大眼睛看着這四周的一切,似乎還有點不相信一般。唯恐這一切是假的,捏了捏自己的臉頰,臉頰傳來的痛楚表明着眼前出現的一切是真的存在。

饒是經歷了兩世的生離死別柳錦萱看到這一幕還是不禁爆粗口:「我操,這是要鬧哪樣!」這是耍我呢,還是耍我呢還是耍我呢。我可是只想快樂過下一輩子,可這看到的一幕不就擺明的提醒着自己什麼么。

這、、、這不就是第一世意外所得的空間么。雖然七年沒見過他了,但是柳錦萱知道這一切跟當初一樣。

想起第一世,在末世來臨之前在舊貨市場看上的一個玉佩,那玉佩紋路簡單,材質卻不是很好,本是覺得好看又合眼緣也不差那幾個錢就買了,誰又會想到那裏面竟然是個空間呢。在末世前的兩個月,因為在切菜的時候不小心劃傷了手,意外的啟動了玉佩開啟了空間,空間有這強烈的控制着宿主不許把空間在她身體里的事情說出。

所以她剛開始其實沒有說,可是在後來喪屍進階,食物越來越難找。在收集各種物品以及危險的時候,柳錦萱還是暴露了有空間的事情,好在當時也只有閨蜜和男友,柳錦萱自然很信任的告訴他們自己有空間,把經過都告訴了他們,唯獨因為空間的強烈要求省略了空間已經與她合為一體,也就只能指向自己的手鐲告訴他們這是她的空間。那時候雖然覺得這樣的隱瞞不好,但是想着反正三人會一直會在一起,她也會盡量用自己空間保護他們的,也就釋然了很多,可是誰又會想到人心不古蛇吞象,那時候在末世上什麼樣的背叛沒見過,那時候自己還覺得幸運他們不需要經歷那樣的背叛。

可誰知道後來那兩人便連同另外一幫人把她騙入圈套內,直到那時候柳錦萱才看清那群無恥面孔的人,不得不慶幸空間那個讓她曾經有點討厭的強制功能。所以當渣男把自己推進殭屍群里的時候,柳錦萱諷刺的笑了。她會死,可是她也知道他們也離死不遠了。這末世最不缺的就是每天都會有人背叛曾經的摯友親人。不過這些事情對於她來說已經過了很多年了,也就不再那麼的記恨什麼。

再來看看空間的模樣。

空間不過是20平方米的樣子。黑夜白晝正常替換,四季如春,溫度舒適,簡直就是一個世外桃源就是小了一點點,空間內是沒有任何的種植功能,只有一間十平米大的茅屋形的儲物間、以及一口直徑一米的普通樣式的井水、一個半徑有一米的大坑。總的來看其實沒什麼特別的,只是你一仔細看那大坑就會發現他的神奇之處。別看那麼小,但是卻集了世上人最想要的東西、外表普通不禁看的十平方米的儲物間是有着彪悍的儲物功能,房間內東西整齊的擺放着,一旁有數千個迷你型的小格子每個小格子上寫着各類不同的物品的名稱,在指定的格子不管你放多少它都是能夠裝下的。大到汽車小到紙巾。

而在屋外的那一口其貌不揚的井,井裏面的水就是網絡空間文小說中常常都會出現的神奇的治療泉水,柳錦萱的這個井水也正是具備了這樣的功能,只要你還有一口氣在,喝了泉水都能把你救活。而那一米多深的坑便是聚寶盆,不精緻卻耐看,比如現在扔進去一兩銀子,坑上的銀子便會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加直至填滿整個坑。一切與當初一模一樣。因為有這個聚寶盆的存在。所以對於木有種植功能,她也並沒有覺得有多大的遺憾。按柳錦萱的話來說有那麼強大的複製法寶,她都能保證她在末世生活中不會被餓死。

結果也是,沒有被餓死卻被害死了。

自己的寶貝回到自己手裡,自然對柳錦萱來說有着不出的欣喜咯。又生出了鬱悶。為什麼這個空間一直在,失憶的自己為什麼會一直沒有發現她的存在呢,畢竟她恢復記憶的那一瞬間,她能感受到空間與她的強烈的心心相惜。讓她一度錯覺的以為空間一直在她身體里,只是因為失憶了無法啟動空間。

在空間里的她在想自己是不是沒有燒死呀,不然自己的肉身為何還在,還是被關進冷宮的那一身的華服,難道說在自爆的同時,空間帶她進來了。想想就覺得不可思議。不過這又有什麼不可思議的呢。這世界上最不可思議的事情都讓她碰到了,都讓她覺得見怪不怪了啊。

柳錦萱嘗試着按照往常的方式走出去,可是奇怪的就是她怎麼樣都出不去。好似空間故意控制着她一樣,不免無奈的自言自語的說:「難道,老天要準備讓我在這個空間里度過餘生嗎?是想懲罰自己自爆嗎?」想到這點柳錦萱就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只想委屈說,人家也不是故意要自爆的,可是人家都已經被砍了雙腿雙腳真的沒有勇氣活下去啊。想到這點她才突然發現雖然她是穿着原來的衣服但是此刻的她雙腿雙手聚在。算了,管他呢,柳錦萱隨便找了一個地方躺着,反正吃吃喝喝的生活才是她最想要的生活,就算一輩子在空間里她也是很樂意的,誰說人一定是個群居動物,她就愛一個人吃吃喝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