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大壯》[丁大壯] - 《帶着師父去修仙》第3章 被耽誤的才華

兩個人一起走進院子里,只見正廳內擺着一張靈床。

剛剛的西裝男,正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旁邊一個姑娘,蹲在地上一邊抹着眼淚,一邊燒紙。

「師父,該你表演了。」丁大壯用胳膊肘撞了一下凌虛子,「才藝展示,上!」

凌虛子眼睛一瞪,「上個屁,你知道床上躺的是男是女?」

「你師爺說過,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搞不清狀況,貿然行事,難免哭錯了墳頭。」

我靠!

還哭錯了墳頭!

這乾哭活也是祖傳的嗎?

以後,這老東西該不會也逼着自己到處哭喪賺錢吧?

「這個還不容易,進去問問不就是了。」丁大壯說著,便直接走向前去。

「喂,喂!」凌虛子低聲喊道,「你師爺說過,遇事兒要靜觀其變,不能輕舉妄動!」

可是,丁大壯豈能聽他的話?

西裝男雖然長得眉清目秀的,但也是糙漢一個,丁大壯對他沒有興趣。

反倒是那蹲在地上的姑娘,從側臉看去,眉清目秀,一張瓜子臉,秀眉緊蹙,十分亮眼。

徑直來到那如花似玉的姑娘面前,丁大壯低聲說道,「妹子,節哀順變。」

姑娘抬起頭來,臉上閃過一抹疑惑,但還是站起身來,鞠了個躬,「謝謝,不知道您是?」

她的話剛一說完,西裝男從地上爬了起來,臉上露出一抹驚恐之色,「你,你們怎麼還追到家裡來了?」

「這些不重要。」丁大壯目不轉睛地盯着眼前的姑娘,心中不免疑惑。

觀這姑娘的面相,早年喪母,可是,父親依舊健在呀。

難道,床上的人根本就沒有死?

「不重要?」西裝男怒了,他湊到丁大壯的面前,指着鼻子罵道,「錢我已經給你們了,還想怎樣?」

自己家中有事兒,不和他們計較也就罷了。

竟然追到家裡來,簡直欺人太甚!

楚天晴詫異地看着哥哥,「哥,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什麼事兒,也不重要。」丁大壯再次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父親他……。」

他的話還沒說完,一旁的凌虛子像是得了令一般,噗通一下跪倒在地。

聲淚俱下地,用他那自帶擴音效果的嗓門哭唱道,「兄弟啊,想你啦,你在那嘎達,還好嗎……。」

楚天晴和西裝男嚇了一跳,立刻向後退了幾步。

隨後,只見那凌虛子磕膝蓋當腳走,一步步從院子里跪走進了正廳內。

「我的好兄弟,你有什麼苦,就對我說……。」

隨後,他抓起幾張紙,在蠟燭上點燃後,丟進了火盆里。

專業!

太他嗎專業了!

丁大壯心中暗想,如果你不修道,而是下山乾哭活,這世上不知道多少同行失業。

是修道耽誤了你的才華。

是修道耽誤了你本該燦爛輝煌的人生!

幹完這場哭活,回頭我得好好誇誇你。

正在丁大壯為師父暗暗叫好的時候,凌虛子一個頭磕在地上,腦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