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八年獨角戲屋內許久的沉默》[第二章 八年獨角戲屋內許久的沉默] - 第9章

末的時候,她坐車又回了老家。
上次,她是勸父母不要離婚,這次她是要告訴二老自己離婚了。
鄉間的道路滿是泥濘,一路上還有很多積雪。
米菲菲裹着一件大衣,但身形卻比之前還要單薄,終於回到了家,她腳上的帆布鞋滿是泥土。
「爸,媽。」
站在外面,她忍不住像小時候一樣喚道。
可房門打開,出來的卻只有父親。
「菲菲回來了,快進來,正好你弟弟也回家了。」
米菲菲愣住,她走進家裡,果然看到了幾年沒回家的弟弟米航,而他身邊還坐着一個陌生女人。
母親搬走了,父親介紹說女人是弟弟的女朋友,兩個人準備結婚了。
家裡喜慶的一幕,讓米菲菲再說不出自己已經離婚的話。
晚上吃晚飯前,米菲菲告訴父親想在家裡住兩天。
然而父親卻把她拉到一邊,語重心長。
「菲菲,你已經結婚了,要住婆家。
你弟弟也要結婚,以後他們小兩口要住這裡,你就算回娘家也要打個招呼。」
住婆家,回娘家……那她的家在哪兒……米菲菲悶聲點頭,最後,她沒有吃晚飯,也沒道別就離開了這裡。
坐上回城的車,米菲菲在自己的私人空間發了這麼一段話:原來結婚之後的人是沒有家的。
第七章 悲歡不相通回到淮海市已經是深夜。
米菲菲打車回家,然而當車停在她和傅瑾彥共同的家門口時,她才發現自己忘了把地址換掉。
「師傅,我導航錯了,您能再送我去一個地方嗎?」
「沒問題,你要去哪兒?」
司機看向后座的米菲菲問。
米菲菲卻愣住了,她突然想不起來自己住的地方叫什麼。
許久,她報了幼兒園的名字。
司機起步,米菲菲有些心慌地看着窗外,就是剎那間,她看到傅瑾彥的車從旁邊開了過去。
而副駕駛座上坐着的是施顏。
她一陣失神,偏頭就見車停在了別墅門口,兩人先後下車。
車輛駛離。
視線慢慢變得模糊起來。
終於到了幼兒園。
米菲菲向司機道謝後,下了車。
步行回家,可她在外面轉了一圈又一圈依舊沒有找到自己的家。
晚上這裡路燈光線很暗,米菲菲孤身站在路邊,腦海中浮現着心理醫生沈南潯說的話。
「病情發展過快,你可能導致空間認知等各種退化……」米菲菲看着遠處每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