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八年獨角戲屋內許久的沉默》[第二章 八年獨角戲屋內許久的沉默] - 第7章

的是愛,不是施捨。
「以後不許開這種玩笑。」
傅瑾彥抬手揉了揉她的發頂,心底微松。
米菲菲這時揚起一個甜美的笑,伸手抱住了他。
「今天晚上好好陪陪我好嗎?」
傅瑾彥眸色微變,沒有拒絕。
兩人許久都沒有躺在一張床上了,一年前,傅瑾彥就因為工作原因去了學校住。
雖說他會抽時間回家,但都是短暫的相聚。
今夜,外面冷風陣陣。
米菲菲靠在他的懷中卻從未有過的溫暖。
已是凌晨一點,但她沒有一點困意。
「傅瑾彥,你知道嗎?
我從小就會做一樣的夢,夢裡我們認識了九世。」
傅瑾彥也睡不着,他問:「那在你的夢裡,我們是什麼關係?」
「當然也是夫妻,夢裡,我記得你每一世都很愛,很愛我……」米菲菲又撒了個謊。
因為實際上,傅先生從沒愛過她,夢裡和現實都沒有。
傅瑾彥不自覺伸手抱緊了米菲菲。
米菲菲喉嚨莫名酸澀,她忍着淚意:「傅瑾彥,如果人真的有下一輩子,你願意愛我一次嗎?」
黑暗的光線下,她看不清男人的神情。
只聽他說:「人就這一世,怎麼會有下輩子。」
米菲菲眼淚險些落下,她知道傅先生不是不懂浪漫,只是他從來不說謊。
他不回答自己,是因為不想騙自己。
想明白一切,米菲菲闔上了雙眸。
「以後我不想再夢見你了。」
話落,再無言。
翌日一早傅瑾彥便去了學校。
他走後,米菲菲才敢起來。
來到客廳,掛在玄關的日曆上寫着,2月18日。
米菲菲走上前,在自己生日28號上面畫了一個圓圈,只有十天了。
……今日幼兒園有古詩詞欣賞。
米菲菲在課堂上讀給孩子們聽,念完一篇詩詞,往後翻,她看到了蘇軾所做的《江城子》。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米菲菲讀着讀着不知為什麼,眼淚落了下來。
「米老師,你怎麼了?」
孩子們的聲音讓米菲菲回過神。
米菲菲忙擦掉眼淚,笑着和她們解釋:「剛才老師太感動了,因為詞的意思是:相愛的人分開十年,強忍不去思念,可終究難以忘懷。」
孩子們一臉的疑惑,其中一個大一點的孩子王忍不住問。
「老師,他們相互思念為什麼要分開呢?」
米菲菲愣住了,她忘記了後面怎麼回答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