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八年獨角戲屋內許久的沉默》[第二章 八年獨角戲屋內許久的沉默] - 第5章

走。
米菲菲這才發現,原來家離自己不過十幾分鐘的路程。
她的認知障礙這麼嚴重了嗎?
「你不是小孩子,往後不要胡鬧。」
傅瑾彥拍着她頭頂的落雪,責怪道。
米菲菲感受着他的關心,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很想很想知道一個答案。
她忍不住抬手抱住了他。
「傅先生,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傅瑾彥身形一僵。
「其實你也是有點愛我的是不是,不然你怎麼會和我結婚,並且共同生活八年呢?」
米菲菲把壓在心底許久的問題說了出來。
傅瑾彥聞言,卻輕輕地拉開了她。
「菲菲,正如你知道你愛我,我也知道我對你不是愛情。
娶你,是因為我知道只有你不會離開我,也知道,你需要我。」
第四章 突來的噩耗娶你,是因為我知道只有你不會離開我,也知道,你需要我……直到傅瑾彥離開,米菲菲才回過神。
她眸中暗淡,走進了兩人共同的家。
和幼兒園請了一天假,她靠在沙發上半夢半醒。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要和傅先生分開,她最近只要閉上眼,就會夢見前世。
說也好笑,整整九世每一世她都能遇見傅先生,並愛上他,然而每一世傅先生都愛上了別人。
從夢中驚醒之時,米菲菲臉上爬滿了淚痕,而牆上的歐式吊鐘顯示只過了一個小時。
「叮咚!」
手機鈴聲響起,米菲菲拿過一看,是心理醫生髮來的。
「米女士,你的檢查結果出來了,麻煩你來症室一趟。」
米菲菲關上了手機,裹了一件玫紅色大衣出了門。
……朝陽醫院,精神科。
心理醫生沈南潯將一份鑒定報告遞到了米菲菲面前。
「中度抑鬱症,米女士我建議你儘快告知家人。」
抑鬱症三個字一時間讓米菲菲反應不過來。
「沈醫生,您是不是弄錯了,我心理狀況很好,只是晚上會做關於前世的夢,怎麼會是抑鬱症呢?」
沈南潯卻擔憂的看着她:「米女士,根據診斷你屬於微笑型抑鬱症,在外表現掩飾情緒,強顏歡笑。
你一定要引起重視,不然病情發展過快,你可能導致空間認知等各種退化……」米菲菲臉上的笑意有一瞬的消逝,她站起身恍惚和沈南潯道了謝。
等來到醫院外,她臉上的笑蕩然無存。
低頭目光緊鎖着「中度抑鬱症」五個字,許久她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