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八年獨角戲屋內許久的沉默》[第二章 八年獨角戲屋內許久的沉默] - 第10章

條相似的道路,腦中轟鳴作響。
她只能坐在一旁的石凳上,努力去想家的方向。
早春的冷風吹在身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坐下的原因,不多時米菲菲就感覺全身的體溫都降了下來。
手機鈴聲在這時響起。
米菲菲接過電話,是母親打來的。
「媽聽說你離婚了。」
不是疑問句。
米菲菲愣了很久,「嗯,是傅瑾彥告訴您的嗎?」
米母沒有回答,而是說:「媽希望你幸福,我是因為不愛你爸了,但我知道你心裏一直有傅瑾彥。」
米菲菲喉嚨發緊,她很想告訴母親,是傅先生不愛她,可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她強顏歡笑:「媽,是人都會膩,我和傅瑾彥從小一起長大,又結婚八年,我早就不喜歡他了。」
電話那頭,米母嘆了一口氣,終歸沒再說什麼。
等那邊掛斷。
米菲菲臉上的笑特別僵硬,眼淚也順着眼斂滑了下來。
她從深夜坐到了黎明,第二天早上天亮才找到家。
細細記下了租房的地址和房門號,米菲菲又去了醫院。
心理診療室。
「沈醫生,我想問微笑抑鬱症有辦法治癒嗎?」
沈南潯見她終於願意治療,把各種治療方案都告訴了她。
「你要記住,如果別人提出無理的要求還有令你不開心,你一定要表達出來,千萬不能埋在心底。」
沈南潯說著話,又給米菲菲開了一些葯。
米菲菲一一記下。
她拿着一袋葯往外走。
可沒走幾步,她的步伐僵住,遠遠就看到熟悉的身影。
是傅瑾彥。
四目相對,傅瑾彥幾步朝着米菲菲走了過來。
「你怎麼在醫院,生病了嗎?」
米菲菲正要回答,忽然不遠處施顏從婦科門診的方向走了出來,滿眼喜意得來到了傅瑾彥的身邊:「傅瑾彥,醫生說我的身體很好,可以備孕。」
備孕兩個字一下撕扯着米菲菲的神經。
施顏彷彿才看到她:「你不是傅瑾彥家的保姆嗎?
是來看什麼病?」
米菲菲暗暗攥緊了手中的記事本,在這一刻,她收起了笑容。
「施小姐,上次我騙了你,我不是保姆,我是他的前妻。」
第八章 放肆一次醫院的走廊上,氣氛一時間變得微妙起來。
施顏不覺挽上了傅瑾彥的胳膊。
傅瑾彥低頭看着她:「你先回去。」
「好。」
施顏乖巧回,而後擦過米菲菲的肩往外走。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