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八年獨角戲屋內許久的沉默》[第二章 八年獨角戲屋內許久的沉默] - 第1章

「少爺,衣物散落一地,夫人全看見了。」
「我故意的,她肯放手了?
”「哭了半天,說強扭的瓜不甜,簽了離婚協議走了。」
傅瑾彥有一個秘密,他愛上了那個小他八歲的女孩。
米家千嬌百寵的小公主,亦是他撐腰十年的小女孩。
他曾護她,寵她,試探她,也曾在她失戀的日子裏給她買包。
外人以為他只是把她當成晚輩,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對她,不安心。
眾人皆嘆,傅教授,只可遠觀,不可褻玩。
直到某次課前,有人看到教室外傅教授把一個生氣的小姑娘抱在懷裡,輕聲細語,眼底滿是寵溺。
「抱歉,剛剛你們師母和我鬧了點小脾氣,剛哄眾人:?


嫁給傅先生的第八個年頭,米菲菲做了一個決定。
離開他——從老家回淮海市的車上,窗外飄着雪。
想着還有半個月就是自己二十八歲生日,米菲菲拿起手機撥打了老公傅瑾彥的電話。
「家裡的事處理好了嗎?」
傅瑾彥溫潤和煦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米菲菲鼻尖頓時酸澀不已。
「處理好了,爸媽他們還是決定離婚。」
年過半百,米菲菲沒想到相敬如賓的父母會突然提出離婚,這次她回來本想讓兩人重歸於好,沒想到回去後才發現,二老早就形如陌路。
電話那頭,男人沉默了半響。
「如果沒了愛情,離婚對兩人或許都是解脫。」
此話如同一團棉花忽然堵住了米菲菲的喉嚨,她一時間什麼也說不出,因為她嫁給傅先生,也不是因為愛情……準確來說,只是她一個人的單戀。
傅瑾彥沒有發覺自己話中不對,又說:「學校開研討會,我掛了。」
「好,你別太累。」
米菲菲話還沒說完,那邊已經掛斷了電話。
一瞬間,寂寞籠罩了米菲菲的全身。
沒有愛情,但她和傅瑾彥相處了八年,是不是也該放他解脫?

回到臨海市。
出了火車站。
外面來來往往的人群,要麼結伴而行,要麼有人來接。
一個人的米菲菲顯得異常的突兀。
打車回到她和傅先生共同的家,然而空曠寂靜的房子比外面更壓得她喘不過氣。
她給傅瑾彥發短訊:「今天什麼時候回來?」
很快,那邊很快就有了回復。
「學生要趕課業,今天回來不了,你早點睡。」
米菲菲久久地看着那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