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藏華夏開局對話十大皇帝》[典藏華夏開局對話十大皇帝] - 第19章 痛飲平台宮與始皇煮酒論英雄

「呵呵……」

「呵呵……」

嬴政直起身,失望笑道:「看來後世,也不明白朕的用意。

「看來即便到了後世,也不乏目光短淺之人。

「他們,真的應該親自到長城邊去看一看,若是沒有長城,中原會陷入怎樣的境地?」

嬴政在案幾之後踱步徘徊。

見嬴政起身,江逸放下酒樽,站起。

「朕可以遠在咸陽,匈奴這些游牧民族就算進攻中原,頂多也就搶點東西,對朕的帝位造不成任何威脅。

「朕完全可以不修長城,不興土木,任匈奴人打進來,反正不過是些游牧民族,頂多劫掠完邊民就走。

「可是……可是,邊境的子民也是人啊!」

「朕不修長城,邊境的子民就會不得安寧!」

嬴政指着案几上的秦國邊境線說道:「這裡,這裡,都有我大秦的無數子民!」

「為了他們,莫說是千秋罵名,哪怕是萬古謾罵,朕也擔得!」

嬴政說著說著,收斂起剛才的怒意,釋然一笑。

「也罷,也罷……」

「這世間,無人知朕!」

江逸默默看着始皇嬴政,繼續道:「然而,在後世看來,始皇之功遠遠大於過錯。

「當真?」

有些萎靡不振的始皇帝,眼神之中冒出精光。

「當真!」

江逸鏗鏘道:「在晚輩看來,始皇嬴政一生雖然暴虐,但那不過是萬米白紙中的一粒黑點,不足為道。

「人們都說您是暴君,可在位37年,您從未妄殺過一位將軍大臣!」

「荊軻刺秦時,您雖然怒火萬丈,可秦軍攻佔燕國之時,卻沒有屠過一座城池!」

「都說您暴虐無常,殺伐無度,可即使淳于越在宴會上說您江山不能長久,也依然沒有被加害!」

江逸在電閃雷鳴的大殿中漫步,朗聲說著自己心目中的始皇!

「說您苛政猛如虎,可卻允許犯人在農忙時放假40天,幫助百姓事農桑,制定了世界上最早保護人犯權利的法律!」

「至於焚書坑儒則更無從談起,那些不過都是江湖術士,而且行騙在先!」

「您一統六國,卻從未加害過一個王公大臣,自己,卻被六國貴族夷滅三族!」

「後世之所以對始皇的記載多過而少功,不過是因為始皇帝推崇的是依法治國,引得儒生不滿罷了!」

江逸停下腳步,看向正站在高階上,那形如孤狼般的帝王,斷言道:

「若是大秦沒有二世而亡,就不會有那麼多儒生為了討好新朝,而不斷貶低始皇!」

「若是大秦沒有二世而亡,即便是儒生,也不敢如此以瑕掩瑜,甚至還會改變對始皇的態度!」

「因此,晚輩認為,始皇乃世界千古第一帝!」

「您的一生功大於過,且過只當時,功垂萬古!」

江逸這一番話,震顫在始皇帝和每一個觀看了這場直播的人心上!

與此同時,在典藏華夏的直播間里,彈幕已經塞滿了整個屏幕!

「卧槽,江神牛逼,江神牛逼!」

「我覺得江神說得很對,要是扶蘇做了皇帝,那些儒生還會這麼罵始皇帝嘛?不過是因為始皇帝沒有順遂他們的思想,而大秦亡得早罷了!」

「要是沒有始皇帝一統六國,可想而知我們現在會有多難過!」

「江神的台詞功底真的絕了,這不比那些9、10、J、Q這類的不背台詞的演員香嘛?」

「樓上不要拿後者跟江神比,那是在侮辱江神!」

此時,觀影室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