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統王朝沒有秦》[大一統王朝沒有秦] - 第6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一)

容是齊魯一帶的遊走醫師,救死扶傷不計其數,被人稱作醫者的典範。只是這名聲僅限於平頭老百姓間,在公卿貴族中,他卑微的出身使得他並沒有什麼存在感,而這陣容醫師正在一戶小士族虞衡家中。

容醫師最開始與虞衡家並沒有多大淵源,要不是虞衡氏的身體日漸衰弱,運氣好的,病急亂投醫的遇到了他,並且虞衡氏在他的醫治下逐漸好了起來,兩家並不會太大聯繫。現在,容醫師是虞衡家最尊貴的客人。

每當容醫師給虞衡氏看診完,虞衡氏都會惋惜的說聲:「沒想到我這身子還能好起來,容醫師這麼精妙的醫術還被人接受不了,真是沒有慧眼。有我這案例,沒人能說你不好。」

聽聞此言,容醫師連連擺手:「不惜,不惜,虞衡夫人能看得上容的醫術實屬榮幸,還想着幫我翻名聲,真是受寵若驚。容就如實相告了,其實現在這樣,不為醫術惹上殺身之禍……我就挺滿足的了。」

「是這樣啊。」虞衡氏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她有些擔憂接下來要提出的請求,「其實今日你來,還想讓你看看我那兒子有沒有患疾。他雖貴為士子,也還是人子,能以人子的身份看看他,可否?」

不過順帶的事情,容醫師愉快的連連點頭:「當然好,當然好。」

自昨日虞衡有聲倒在街上,到此時已經過去了一天一夜,這個時候,他還在卧榻上躺着。在二人趕往東廂房的途中,虞衡氏把這些情況和容醫師說了一遍,容醫師緊張了起來,加快腳步先到了東廂房。

本來前天半夜找回渾身濕透的虞衡有聲時,虞衡氏就想給他找醫師的,可第二天看他的身體狀況相當好,就沒找,直到昨天,發現他的行為很奇怪,還跑到街上又暈倒了,虞衡氏就很擔心了,害怕是什麼病症。所以儘管虞衡有聲身上一點事都沒有,虞衡氏還是叫來了醫師。

容醫師從步入虞衡有聲的房間起就很嚴肅,給虞衡有聲把脈好一會都沒吭一聲。

虞衡氏有些擔心,找准容醫師暫歇的時機趕緊說明情況:「容醫師,我兒他沒事吧。前段時間他不知掉哪裡的水塘了,半夜三更發現他的時候渾身都濕透了。我害怕他得傷寒,就給他餵了薑湯,第二天也無大礙了,就沒再找醫師。我不會釀成了大錯吧?」

「虞衡夫人,您處理的沒錯。我仔細查看了一下令郎,他沒得傷寒,其他的疾患也沒有。」虞衡氏還沒來得及高興,容醫師捋了捋鬍子,委婉的開口,「令郎那天行為我有所耳聞,我聽別人的描述,我判斷這種病症十有八九由憂思而起,不是我很能幫上忙。」

容醫師說到這裡,虞衡氏頭腦發昏的靠在了卧榻邊,虞衡氏喘了口氣開口:「容醫師,能不能再想想辦法?如果您都無能為力了,那就沒人能治得了我兒了……」

容醫師感覺說:「虞衡夫人,您冷靜一下。我那麼說,是因為這不算是病。要解決令郎的心病說容易也容易,解決他心中的事就可以了。」

「是這樣啊。」虞衡氏拍了拍胸口。

關於這個容醫師又補了句:「這個病,也許我能幫你請到另一個人來解決,我幫你請一下?」

虞衡氏趕緊感謝:「那就麻煩容醫師您了!」

離開虞衡家後,容醫師為這件事立刻開始奔走。他順着土路走到市井氣息濃厚的街區繼續往右前方走,來到了條靜謐的道路。這裡是貴族居住的地方,這裡隨便一個宅邸的佔地面積都比虞衡家大不少。

又走了一刻鐘,容醫師向其中一個宅門的門房報上名號,被告知要等待一個時辰,就被引導至偏房暫且歇息。當容醫師剛喝上一口熱茶,準備閉目養神一會的時候,他卻被突然告知立刻就去正廳,急匆匆的就往裡走了。

走了好一會,容醫師來到了正廳前的空地,他還沒走到階梯呢,正殿里的主人就招呼他上來,他趕緊加快腳步小碎步地走到正廳。在主人的催促下,他走到最裡邊,繞過隔開正廳與後堂屏風,來到了正廳後邊這種日常起居的私密場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