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統王朝沒有秦》[大一統王朝沒有秦] - 第4章 雨火幻生辰日(二)

「這個有成跑到哪裡去了!該謝宴了影子都找不到!」虞衡玉澤急得連連拍手,怒斥奴僕,「你們是幹什麼吃的!是不是不日日服侍主家,時間長了事都不會辦了!」奴僕們低下頭,誰都不敢大喘一氣。

虞衡玉澤在階梯上踱步個三四來回,想不出找到虞衡有聲出來的辦法,只得先行去送別親戚,臨走前命示:「你們待會誰見有聲,叫他來見我!」還小聲嘀咕:「看我不好好收拾他!」

然而就在這裡的另外一邊,虞衡玉澤的呵斥被虞衡有聲聽得清清楚楚的。他雖不見父親的影子,但能聽到父親的聲音。虞衡玉澤每說一句話,他就會對空回喊一陣,過了許久,都不見得對面知會一聲。

「為什麼會迷路呢!」虞衡有聲惱怒地甩手,氣得一屁股坐在台階上,「出門迷路就算了!家裡迷路該怎麼解釋?」

這些年來,為了避免在這一天再次迷路,虞衡有聲做了相當多的準備。先前在入口叫安進來再送他出去,都留意着沒邁出門檻。這好不容易一天快過去了,沒想到還能在家裡迷路,想到之後要和父親辯解,有些令他難以啟齒。

在虞衡有聲頭疼欲裂的這陣,越來越多的煩心事湧入他的腦海。比如十二歲那年,他是聽藥師的指點到近郊倉庫買葯,在回城的時候迷了路。八歲那年,是在邁出家門的那一刻,迷了路。

這些要事,都是在這會迷路前被虞衡有聲遺忘的事情,沒想到會在這陣慢慢回想起來,很是令他奇怪。「為何這個時候才想起這些?」虞衡有聲頭疼欲裂。

自八歲以來,虞衡有聲行事是很奇怪的,就比如看事物,他與常人是不一樣的,他經常會蹦出一些自己都不知道意思的詞語(十二歲以後開始慢慢理解)。可當前,他面對眼前奇特的現象,卻說不出一點理解的地方。

那僅有的解釋,就便是母親虞衡氏曾說的宿命之時。如果是這樣的話,既然是宿命之時,那為何會是此情此景呢?沒有特別的人物,也沒有特別的事物,叫喊也沒人回應,彷彿身在異次元空間的人已經成了鬼魂。他不可避免的想着,難道?自己已經死了。

直至蹲坐在原地兩刻後,虞衡有聲才又再想起,這也是發生過的事情,內心才漸漸平復。十二歲那年他也曾深陷迷宮裏面,也遇見過如今的狀況。那陣雖然差點被凍死,可這到後面,不還是出來了?

也就是說,這迷宮並非出不來,只需方法。是什麼辦法?虞衡有聲望着西邊泛紅的天邊冥思苦想了許久,也想不出來。想不出來能不能也出去?他不清楚。

「大少爺!大少爺!您在這兒嗎?」

即將入夜前,這四周再次想起了呼喚虞衡有聲的聲音,這是虞衡有聲從宴會逃出來時遇見的奴僕純。這聲音由遠及近,讓他想到一件事,雖然行走在這路道,往前往後走都會失去方向,可聲音的來源只有一個,順着一個確定方向往前走,也許就能逃出迷宮。

「我在這裡!」虞衡有聲一邊回喊,一邊往來聲處追。

一會後,純的叫聲不知為何愈發小起來。純的叫喊聲並非時時持續着的,是過一會喊一次。開始的時候,虞衡有聲心想,是她找了一個時辰嗓子喊不動了。直至他邁入一條徑直的巷道,呼喊聲愈發悠長起來,他才發現越是往前跑,這聲音就變得越小。可純的呼喊聲並沒有變得粗喘,移動的速度應當不快點。

未解開這謎題,純的呼喊聲完全消失了,四周變得死一般的寂靜。失去指示的虞衡有聲,腳步慢了下來。他走到有房屋的地方,重新坐在了地上。

粗喘着氣好一會緩過來後,虞衡有聲才注意旁邊台階上的坐痕。他起身,與自己新坐在地上的痕迹一對比,發現,二者坐痕大小相似,並且這坐痕左邊的一小處摺痕都一樣,有很大的可能是自己坐跡。

「怎麼會這樣?」虞衡有聲不理解。

這四周的景物虞衡有聲細細打量了一番,發現都和他離開時不一樣,可唯獨這個坐痕。

在虞衡有聲目視到這個痕迹沒過多久,天全黑了,過了一兩個時辰,月亮東出樓頭,四周方才明亮了些。

虞衡有聲學着父親的模樣來回踱步個一會後,唉聲嘆氣的隨便找了塊牆靠去,靠的磚牆竟凹陷了進去。他躺去剎那,那堵牆彷彿爛泥一樣,往裏面狠狠陷進去很多,令他感覺失去了平衡。他兩手就和跌入池水裡一樣撲騰了一陣後,才重新控制好平衡,那牆面已經陷入了一大塊。

「什麼情況!」虞衡有聲很困惑,他把手撫在牆面,那面牆表面似乎很堅硬,用力一推,紋絲不動,裏面也如磐石一樣。只有他凹陷進去的部分,在訴說著他曾為爛泥的事實。

虞衡有聲疑惑的就找對面的牆嘗試,他本覺不會再有這種奇異的事情,可那牆卻往裡凹進一隻手臂之深。他想對比兩處凹陷之處區別的時候,回頭一看發現,老的痕迹已經消失,那面牆已經恢復如初了。

見到這種詭異事,虞衡有聲覺得很不可思議。這次,他朝着一面新牆用全身的重量壓過去,牆面凹陷到一定程度,這面牆隨着玻璃碎掉的聲音竟消失了。啪的一聲,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