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統王朝沒有秦》[大一統王朝沒有秦] - 第3章 雨火幻生辰日(一)

「生辰日」即過生日,即便是諸侯公卿,出生的這一天也沒什麼特別的。大家該吃吃,該喝喝,和平常沒什麼區別。

但是虞衡有聲的生辰日是盛大的,這天是家裡為數不多招待客人和能吃到豐富肉食的日子。大家跪坐在席子上一人一桌,把酒言歡,好不快哉。

此等盛狀並未一日之功,為了能讓宴會順利進行,虞衡有聲的父親虞衡玉澤很早就開始籌划了。一個星期前就從宗族那邊叫來了封地的管家和傭人們。期間,籌劃菜單,安排購買食材啊之類的,每一項他都要過問。準備得可謂細緻入微。

倒不是說當爹的虞衡玉澤多麼愛護虞衡有聲,只因他的生辰日與慶祝豐收的日子撞在一起了,大家總會錦上添花的祝他生辰日快樂。不了解狀況人總會盲目的羨慕他,覺得他排場太大了,太臭屁了,產生各樣的情緒。

這其中,情緒最穩定的反而是虞衡有聲自己。宴席開始後,大家祝他十六歲生辰日快樂,他就溜了。

「公子是嫌賤奴們廚藝不佳嗎?」純在門外誠惶誠恐的問道,對他們來說享用的人是否滿意,是需要殫精竭慮的事情。

虞衡有聲打了個哈哈:「很可以啊,你看他們吃得那麼開心。」

「可是……」,不等純說完,虞衡有聲逃到了廚房,開起了小灶,再待下去實在不好交代。

逃跑的理由非常簡單,是真的吃不習慣。在當代,吃法等級最高的是周天子,他所能享用的最高等級的食物被稱為「八珍」。「肝膋」是其中的一種,是用腸子包裹着狗肝烤,沾着浮着一層狼胸肉油的米粥吃的食物。說句大不敬的話,他僅看《周禮》的文字描述,他都快吐了,秋收宴上的肉食只會更差。

與之相對的,虞衡有聲覺得自己動手烹飪的食物那才是人間美味。他下廚做了三道菜,第一道菜是韭菜炒雞蛋,第二道菜是鹽漬竹筍,第三道菜是雞蛋海帶湯。儘管算不上多麼山珍海味,但對他來說,能接受的佳肴就是最美味的餐品,而且這樣的食物還更健康,這些年來虞衡氏的身體健壯了許多。

「你這些菜品都是從哪學得,我從來沒見過。」虞衡氏跪坐在小桌前享用佳肴問道。

「從那未知的地方。」虞衡有聲指着自己的腦袋,「娘,你多吃點!你別想着給有成留,我單獨給他留了一份。」

「可真吃不下了!」虞衡氏靠在牆邊心滿意足的合上了眼,「倒是你,不到宴席上吃肉食,和我在這裡吃素,你正在長身體呢,大口吃肉才會長高。」

虞衡有聲在心裏多嘴,長身體的同時重金屬中毒,那還不如不長身體。

虞衡家雖算不上高官顯赫,可也算是個貴族,貴族在宴會用餐時根據規制,要用銅質餐具的,飯菜要盛在裡邊。為此,虞衡有聲端餐具回廚房的時候,被父親虞衡玉澤罵了一頓:「記住!你是貴族!平常就算了,有人在!你能幹奴僕的事?和你說過多少次了,為什麼不用簋?(gui三聲,盛食物的銅質器具)」

回宴會前,虞衡玉澤還不忘提醒一句:「你今天老實在家獃著,別又出去迷路!」

於是虞衡有聲只好回房裡開始讀書,其實他也沒想着出去。昨天他就挑好生活用水和準備好開小灶的食材了,母親要用的藥材,讀書要用的竹簡墨汁也都補滿了。誠然有些準備是不必要的,不過需要出門的事項都辦妥了。

現在就怕意外事件。虞衡有聲好好想了一下,能躲還是躲起來比較好,藏起來的話,有事也找不到他。哪怕事後被批評一頓也是值得的。

可是虞衡有聲意識到得太晚了。在虞衡有聲剛拿好東西轉移去倉庫的時候,撞見了匆匆過來的虞衡玉澤,他塞了幾把刀幣給他,指示說:「去,再買些清酒來。」交代完就又要急匆匆回去。

虞衡有聲趕緊抗命:「爹,今天我不能出去!」他語氣高昂的驚呼。

「啊,對哦。」虞衡玉澤停下來若有所思,「應該讓奴僕去,可他們正忙着呢。」

顯然,虞衡玉澤並沒有理解虞衡有聲的意思,他繼續說,「不過,那些客人都是親戚,你是小字輩,去也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