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統王朝沒有秦》[大一統王朝沒有秦] - 第1章 沒由得來的(一)

天蒙蒙亮的時候,土路縱橫的城裡靜悄悄的。

在所有人還在睡夢中,一個十三歲的少年虞衡有聲已經醒來了。他洗了把臉,睡眼惺忪地把藥材浸泡在水裡,準備生火煎藥。

在他覺得時間盡在掌握的時候,突然,天邊響起一聲雞鳴,他的睡意被瞬間驅散。對大多數人來說,這是起床的鬧鈴,對他來說,這是必須要開始煮葯的警告,而此時葯爐還沒生火呢,他整個人慌張起來,還好耽誤的時間不多。

完成這些工作後,他的注意力轉移到了一個底部流水的銅壺上。這是銅壺滴漏,銅壺裡插着一把浮在水面上的標尺,是一個通過液面變化來看時間的裝置。煎藥很依靠銅壺滴漏這個工具,不按照刻度來煎煮藥材,中藥很容易煎焦或者沒煮透。

等到兩次兩刻度的煎煮後,虞衡有聲將前後兩次煎好的湯藥混在一起,煎好了中藥。其實除了生火,煎藥的過程並不複雜,可是這個工作每天完成就很不容易了。而少年不顧雨雪風霜,六七年來,在母親虞衡氏醒來前,定會端上一碗湯藥。

故此虞衡氏接過熱氣騰騰的湯藥時,心裏都很複雜,她時常望着熱氣繚繞的深色液體發起呆來。虞衡氏是虞衡有聲的母親,但是繼母,未有生育虞衡有聲之痛。而且從她入門的那一天起,身體弱得就需要虞衡有聲照顧,在生出次子虞衡有成後,更是一病不起,再沒做過家裡的事情。

回顧過去的這幾年,自己未盡到一點為人父母的責任,自己到底有沒有資格喝下這碗湯藥?虞衡氏總是在糾結這個問題。她想着想着心裏就會很難受,覺得自己趕快死了就好了。

可不論虞衡氏怎麼悲觀,都沒辦法長久。她怎麼抗拒醫治,虞衡有聲總會端上來一碗湯藥,無論她多麼累贅,怎樣發脾氣。那麼久以來,這項事務從未中斷。

在家人的期盼中,虞衡氏的心態轉變了。她意識到,如果自己還愁眉苦臉的,反而是不知恩圖報的表現,對未來有了一些期盼。

然而越是期盼,就越是絕望,虞衡氏比任何人都明白代價是什麼。只要家裡發生意外,她就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到時候,全家人都無法倖存。

與其說虞衡氏在死亡的恐懼里,不如說她在生的恐懼中,這種恐懼一直彌蒙在她心頭,反而將疾患對她的折磨忘的一乾二淨。她強忍着嘔吐感喝完湯藥後,身心交瘁的問了一個問題:「有聲啊,你有這樣一個母親覺得礙不礙事?」

虞衡有聲望着臉色蒼白的母親,心中最柔軟的地方被觸動了,他用最熱情和最溫暖的話語說:「哪有?這都是我應該做的!」這語氣過於不莊重,虞衡氏覺得他沒有好好回答,反問:「真的嗎?」

虞衡氏問得很認真,這讓虞衡有聲沉思了一會。一會後,他反而很不理解的問:「這難道還有假?」

虞衡氏在虞衡有聲的協助下平躺在炕上,平躺下後,她有聲無氣的說:「沒什麼是應該的。」

虞衡有聲第一時間覺得自己應該說些什麼,可是想了好一陣都不知道怎麼回答,只好作罷。就在這時,撲通一聲,房門被粗暴地推開了,一個小孩搶答道:「這問題還不簡單?當然是有好處了!」說完這些後,他還不忘補一句:「娘,我餓了!」他是虞衡有聲的弟弟虞衡有成。

「你這孩子亂說什麼?」虞衡氏聽到這話非常驚恐,她突然有氣力的說這句話被嗆着了,不住開始咳嗽。虞衡有聲趕緊輕拍她的背部。

都這種時候了,虞衡有成還嘰嘰喳喳的說:「娘,你別說我**們的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