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統王朝沒有秦》[大一統王朝沒有秦] - 第0章 不可理喻後的真相(2)

在水裡,一會明,一會暗,他連瞥一眼都不敢。

往巷道深里走,距沈磐一米外有個轉角,牆角背後有個被雨衣裹着嚴嚴實實的人。他全身不露一寸肌膚,就連手指都被黑色的皮手套覆蓋著。抽煙的時候,也只通過仰頭的方式露出嘴唇。

忽明忽暗的火星在他胸前與唇前來回移動,時不時地產生一團白煙。他很悠哉,和剛殺完人順帶小便的男人一樣,可他並不放鬆。他的右手一直插在口袋裡,裏面有把擰上消音器的手槍,食指一直放在槍械保險的位置,周圍有一點點動靜就打開,確認沒有情況後再關上。短短十五分鐘,咔嚓的微響發出了無數回。

在這裡,各種各樣犯罪事件在發生,死個人是再尋常不過的事情,沈磐的身體被拿來當個誘餌,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雖然未來他會幫助到兇手,可是兇手並不會感謝沈磐。在他們道里有個人這樣說過,殺人可以殺得隨心所欲,收尾必須卻要乾淨透徹。所以無論是怎樣的陰謀,沈磐都不會留下活口的。就算活下來,不是死在今天晚上,就是明天上午,沒有區別,他也就早早的放棄了求生的念頭。

其實被襲擊的事情,並非突然,沈磐幾天前就有死的準備了。自己做了很多對大腹便便的人不利的事情,這樣的結果順理成章。

儘管沈磐並不知道到會發生什麼,但是這樣的結果挺好的,可以用一小會回顧過去。六年前的事情就這樣浮現在他心頭。

他在想,如果在那時任何一點回頭,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了?答案也許是肯定的。

也許父親做的是對的?就結果而言,父親確實是正確的,可這是不是瞎貓碰到死耗子呢?就不得而知了。

突然,一陣困意湧上沈磐的頭腦,他靜靜的合上了雙眼。在閉上眼睛的那一剎那,他覺得秋雨也不再寒冷。要不是一點溫暖出現在脖頸,他會就此睡到另一個世界去。

在這期間,沈磐有那麼一刻到達了那裡,他意識到,也許父親真是對的。父親很早以前說過一句話,他說:「你不服輸很好!但也要學會服輸!」以沈磐今天的角度來理解,意思是說,先做好普通人,再做好不普通的人。

這樣來理解,很多事情就連起來了。所以父親的做法就是不斷否定自己取得的成就,不論是做對了,還是做錯了,一定要批評一番。只有這樣,才能讓自己的兒子成為普通人,再慢慢成長為不普通的人。

雖然很讓人難以言說,可這也是一種教育,沈磐還突然發覺,這種教育方法在中國很常見。就這種教育本身,家長肯定做過把孩子與他人對比的事情,希望通過這種方式激發孩子努力學習。這種行為豈止是常見。

沈磐隨之產生了一個巨大的疑惑,這麼簡單的道理,為什麼自己不懂?六年前二十二歲的自己真的這麼幼稚?生命垂危之時,他笑了出來,一邊笑,一邊淌着熱淚自嘲道:「能考到世界頂級大學的人,就這麼個語言理解水平?」越笑越發驚悚。

關於為什麼引來這次殺身之禍,沈磐想了很多,重要的原因就是不圓滑,而父親的教誨不就是「學會圓滑」的意思嗎?所有的事情連起來了。所以父親太不放心自己出去,逼着自己放棄前途,也不能到國外去。

沈磐笑到最後只剩下了悲傷,一刻的迴光返照後,他的生命快速流逝,他絮叨着「孩兒不孝……」閉上了雙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