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統王朝沒有秦》[大一統王朝沒有秦] - 第9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四)

時至深秋,一場場秋雨過後,風變得清涼起來,早晨的時候還有些冷。公季到庭院散步,打了個哆嗦。

正當公季以為又是無趣的一天,準備先繞庭院走一圈的時候,他聽到大門那邊吵吵嚷嚷,無奈的搖了搖頭,就趕緊去主屋準備待客了。

來者是位渾身沾滿泥巴的男子,與他爭吵的人是聲稱這樣見公季不禮貌的門房。其實這事對公季來說無所謂,要不是為了個威嚴,他連呵斥兩句都懶得呵斥。罵完男子解決完這事,公季就讓門房退下去了。

公季正淡然的想着:「說起來,昨天晚上好像下雨了,應該是影響了運輸的事情吧。」渾身泥巴的男子鐵青着臉大喊:「大人!不好了!」

空氣隨着這句話彷彿凝固了,院子里鳥雀的叫聲變得格外清楚,男子低頭說了好一陣,公季才反應過來是什麼事情,令公季不可思議的反問:「什麼?你再說一遍?」

這些話總結下來是七個字:「虞衡虞衡叛變了!」一時間公季難以接受。

虞衡玉澤年輕的時候,是依靠自己的能力和幸運救了國君一命才上位的,可後天是仰賴自己的信任才有了今天的榮華富貴,公季這麼覺得。此言非虛,春秋時代的階層流動是開始鬆動了,但是等級森嚴依舊是主流,就算是上位了,也會被貴族們天然的排擠,要不是公季庇護,虞衡玉澤不會這麼好的融入其中的。

虞衡玉澤非但不感激,而且還……

「不可能!不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情的!」公季實在難以接受這樣的現實,他覺得,哪怕與虞衡玉澤沒有那麼深厚的感情,念在共同的利益與常年的交情上也不會發生這種事,他動怒威脅,「你今日所言有半句假話,信不信我割了你的舌頭!」

「大人!小人這條命都是大人給的,割了小人的舌頭是小,誤了大人的事情是大啊!」

那人都這麼說了,就不大可能是假話了,公季巴不得趕緊跑到言那邊聊對策,只是作為公季,遇到大事一定要沉着冷靜有威嚴。他命示:「你先在偏房候着。」優雅的一步一步走出了正堂,不過,他步入庭院就跑了起來。

此時,公季想起了半年前,言說過虞衡玉澤並不簡單的話,再加上來使以命承諾的話語,他突然覺得虞衡玉澤的叛亂並沒有那麼難以理解,確實是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其實原因這些無所謂,重要的是現在怎麼辦?公季也是為了這個急不可耐,雖然不清楚虞衡玉澤叛變到什麼程度,但是稍微叛變一點點都是非常嚴重的事情,政敵公孟公叔他們肯定會揪着不放,攪動魯國政局是大概率的事件,形勢變得嚴峻也是大概率事件。

想着這些問題,公季到言的房門口才想起另外一件重要的事,言一般不會起這麼早。這個時候大喊大叫的叫早,就算不說引起別人的注意,也會有損自己的形象,當女兒的言的聲譽也會受損。如果直接推門而入,就算言是當女兒的,她的房間也不能隨隨便便讓人出入。

思慮再三,公季深感當前情況緊急,準備推門而入,裡屋傳來了人走來的聲響,公季大喜過望,輕敲門小聲叫着:「快開門」得到了響應。

開門的人名為雪,她算是言的貼身侍女,平時寡言寡語,除了言之外,聽過她嗓音的人都很少。如果有什麼事想要拜託她去做,那這可比登天還難,人都找不着,是個行蹤不定的女孩。

公季倍感意外,還沒來得及反應,雪先開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