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夏極品暴君》[大夏極品暴君] - 第2章

  入宮一年多尚且未經人事的蕭淑妃又羞又臊,慌亂無比。

  她想要逃,但不敢,夫君最大,皇帝最大的思想已經根深蒂固。

  哪怕林蕭對她再不好,再非打即罵,她也一心想着快些給陛下生個龍子。

  林蕭已經急成了熱鍋上的螞蟻,哪裡管那麼多。

  「陛下,您剛剛磕到了腦袋,實在不宜房事啊,等過段日子,妾身一定…」

  此時的林蕭面紅耳赤根本就聽不進去勸解,十分猴急,

  心中還暗罵古代的女人衣服怎麼這麼複雜!

  就在蕭淑妃只剩下一層緋色肚兜的時候,她雙手抱懷遮擋,臉色通紅能滴出血來。

  顫音道:「陛下,妾身身上有傷,有些難看,怕衝撞了您啊…」

  林蕭的動作一滯,整個人也安靜了一些,他已經看見了蕭淑妃身上的傷痕了。

  雖然她極力遮擋,但還是遺漏了一些地方。

  白皙的肌膚,上面零零散散充斥了一些傷痕和淤青,

  有新傷,有舊傷,破壞了嬌軀的美感。

  作為一個男人,林蕭是真挺心疼的。

  「很難看吧?」

  蕭淑妃自卑道,目光黯然,眼看眼淚又要掉下來了。

  「不難看!」

  林蕭搖頭,內疚道:「是朕不好,是朕的錯,朕不該打你!」

  蕭淑妃看着他真誠道歉的樣子,內心像是打翻了調料瓶,極為複雜。

  以前的皇上連正眼都不看自己一下,入宮一年多,從未臨幸過自己。

  而今天卻跟餓了三天三夜的人一樣,恨不得將自己生吞活剝了。

  她都不知道是該笑還是哭了。

  「唉,罷了,希望陛下能念到這一夜的歡好,

  日後稍稍對我好一點,不再打我,我也就心滿意足了。」

  她心中嘆一口氣,望着身上的林蕭緩緩鬆開了雙手,不再遮擋,也不再勸解。

  反而是一副嬌艷欲滴,任君採摘的樣子。

  林蕭將頭深深埋下,貪婪呼吸着她脖頸香氣。

  撫摸着蕭淑妃那窈窕滑嫩的嬌軀,林蕭呼吸卻是逐漸加重。

  心跳加快,忍不住吻上了她的紅唇。

  「陛下……」

  蕭淑妃緊閉雙眼,繃緊的身體逐漸放鬆。

  不久後,養心殿外傳出了一道高亢痛呼,聽着有點唬人。

  殿外宮女太監,面面相覷。

  「唉,淑妃娘娘只怕是又惹到陛下了,被打了。」

  「這麼好的主子,怎就不被陛下喜歡呢?」

  眾人心中感嘆,可憐着蕭淑妃的命苦。

  翌日,清晨。

  「陛下,陛下,早朝的時間到了。」蕭淑妃溫言細語的在林蕭耳邊說道。

  聲音溫溫柔柔,生怕惹惱了林蕭,又給自己來一頓毒打。

  林蕭睡得正香,一個翻身就傾在她身上。

  「陛下,早朝的時間快到了,切莫因閨房之事耽擱了國家大事啊。」

  蕭淑妃害羞,臉色紅潤,但仍壯着膽子再次提醒。

  「不去!」

  「朕哪都不去,朕就要抱着你睡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