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我成了武則天的哥哥》[大唐:我成了武則天的哥哥] - 第五章 詩唐(2)

孔穎達道:「今日離中秋不遠了,那這第二題,便以中秋為題吧!」

孔穎達說完,由於第一場的緣故,人們又紛紛把目光投向武平安。

武平安心想:「現在去的話,結果定然是壓的全場再度無聲,詩會就成了我的個人秀,我定會名聲大噪,但是否太過鋒芒畢露了呢……」武平安有些糾結。

「罷了,鋒芒畢露就鋒芒畢露吧,如果表現得太過深沉,反而會被人猜忌,正好我也需要名望為我以後鋪路!」武平安心中有了抉擇。

起身,再次上台作揖道:「小子,有禮了!」

隨後,仰頭而吟道: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聽到這,不少人就精神一怔!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詩畢!

台下有人嘴巴張得能塞下幾顆雞蛋!

閣樓上的李世民,茶杯直接落地而碎。

台下人已經沒什麼可說的了,這種震撼已經無法用語言形容!

「此篇不是詩吧?」一個太學生問道。

「格式確實不是詩,但這好像比詩又更好!」

李世民隔空問道:「武小子,你這寫的不是詩吧?格式不對!」

武平安躬身回道「此格式為詞!詩有格式的限制,有時會限制對情感的表達,文章本天成!何須在意格式?情真意切則為真!詩詞何異呢?」

「好小子,不錯!」李世民笑道

孔穎達也對着武平安道:「很好!很好!武小子,你又開創了一個新的格式,我看到了文壇將來的方向!」

太學生們也紛紛議論

「這詞好像比詩更情真意切!」

「也不盡然,不過的確是開創了一個新的格式!」

「而且這篇詞,又是一篇傳世之作呀」

……

孔穎達看着討論中的人們,道:「可有再上台作詩者?」

眾人都麻了

心想你問個der呀!這怎麼上?拿臉擦地乎?

見眾人也沒個反應,孔穎達便道:「那我宣布第二場的獲勝者,武平安!」

武平安又勝了一場。

這惹不少氏族老學究很不舒服,本來他們還想能憑藉詩會讓自己名聲大振,結果被個小王八犢子給破壞了。

於是便上前對孔穎達道:「孔老先生,我們也見識了武平安的詩才,自知不如也,此子詩才已非凡人,可為仙才!」

「所以,我們建議,第三場詩會!我們比對聯!」

這個建議讓不少太學生氣憤

「這群老王八,不是欺負人嗎?」

「詩憑藉才華可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