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我成了武則天的哥哥》[大唐:我成了武則天的哥哥] - 第四章 詩唐(1)(2)

「不過,此詩有些借鑒《將進酒》中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和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的嫌疑呀!」

「不錯!這就是一首改版,不能算是個好詩!」

討論聲越來越大,那個太學生也知道自己被揭穿了,羞愧的連忙下了台。

「哈哈,看來武家小子一首將進酒,影響不小啊!」李世民對着長孫無垢道。

「一首名篇之後,定然會有無數文人跟隨。」長孫無垢道。

說完,皇帝皇后都看向了武平安的方向,發現武平安正在拿着酒樽,在角落默默喝酒,神情自若。

「這小子沉得住氣呀!一般他這個年紀的少年恨不得爭先恐後的上前去表現自己。」李世民道

「看樣子他不得不上了」長孫無垢笑着回答。

詩會裡,不僅皇帝皇后向武平安看去,不少太學生們,都紛紛看去。

武平安見狀,也知道時機已到,便到詩台上,對着孔穎達作揖道:「孔先生,小子有禮了」。

孔穎達也點頭回應。

「世人都感嘆歲月之流逝,恰小子家旁有一小溪倒流而去,今就以此作詩!」

「吾家臨一山,山臨蘭溪,溪水西流。」

「山下蘭芽短浸溪,松間沙路凈無泥,蕭蕭暮雨子規啼。」

「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髮唱黃雞!」

此詩涌完!詩會陷入安靜。

沉默了大約幾秒,轟的一下,熱鬧非凡。

「此詩開了一個先河!」

「是呀!自古以來歲月大都是寫悲情!今日這所寫,又是一篇傳世之作!」

「我已記下,給我家老頭去。」

「給我看看!」

「我都背下來了,這寫的也太好了!」

……

李世民端着的茶杯都差點掉落,驚嘆道:「此子,恐怖如斯!」

長孫無垢道:「才氣非人,可稱詩仙!」

孔穎達聽完,虎軀一震,不由老淚縱橫道:「好啊!我只知了逝者如斯夫,今日武小子讓我明白了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髮唱黃雞!」

孔穎達環繞一圈,問道:「可有再上台吟詩者?」

眾人皆搖頭,此時上台,不亞於自取其辱。

孔穎達看着這般情況,便道:「那我宣布,第一場獲勝者,武平安!」說著武平安便下了詩台。

台下一陣轟動,紛紛前去與武平安打招呼!

【叮,宿主名聲大噪,積分+5】

【積分剩餘:11】

武平安聽到系統的聲音,向眾人作揖回應,又回到了角落的案幾處。

「系統,兌換高級劍技」

【高級劍技需花費6積分,是否購買】

「購買」

【購買成功,積分剩餘5積分】

「這樣,我的武力就能最大程度發揮,且大唐邊境屢受東突厥侵擾,這便是我建功立業的機會!」武平安心道。

第一次詩的結束,氣氛高漲!

人們紛紛期待第二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