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我成了武則天的哥哥》[大唐:我成了武則天的哥哥] - 第三章 斗酒十千(2)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

諸士子,太學生,將進酒,杯莫停。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

武平安誦到這,搖了搖酒壺,空了,便道:「小二,酒來!」

「快!快給他酒!」清荷一臉興奮的道。

不到片刻,酒來!詩續!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願醒。

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陳王昔時宴平樂,斗酒十千恣歡謔。

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

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一壺酒又盡,滿場皆靜。

坐在樓閣上的清荷,只覺得一股暖流席捲全身,有觸電般的感覺。

連忙不顧有些濕的座椅,起身問道:「敢問君子姓甚名誰?」

「武平安,幸會」武平安作揖道。

周圍也熱鬧了起來。

「我的天,你記下來了嗎?」

「聽迷了……忘了!」

「卧槽,你們誰記了,重金求呀!」

「我記了,但我不給,我要自己欣賞。」

「給我!」

「不給,自己想去!」

「這是名流千古的名片呀!卧槽!清荷姑娘這是賺大發了呀!」

「可不是!憑此詩,清荷姑娘便可留名了!」

……

熱鬧不斷

武平安這個名字,今日註定響徹長安。

「我想接下來的比試毫無意義了,我便宣布結果了!」清荷說道。

「我宣布,獲勝者是武平安公子!」

說完,清荷便邀請武平安上樓一敘。

武平安道:「不必,小生還有事,就不在此叨擾了,告辭!」說完武平安就離去了。

「卧槽,這兄弟是不是腦子不正常!白來的不要?」

「我看你才腦子有毛病,能寫出這種詩,註定,名留青史,誰願意自污名諱和一青樓女子苟合。」

「說的也是,這位武平安公子,明日詩會若還能奪冠,那就絕對是平步青雲了!」

「不說了不說了,我得趕緊把這個將進酒背了!」

……

武平安走在長安街道,腦海中的系統有了回應。

【叮!恭喜宿主在長安名聲大噪,積分+21】

【積分剩餘6】

「終於把債還了,無債一身輕呀!」武平安心道。

回到酒館客棧,武平安望着家的方向。心裏想着武珝此刻在幹嘛。

想着想着,武平安就想起離別時,武珝的樣子。

武平安覺得,自從看過武珝的美,他看全天下女子都少了幾分美。

「現在就等着明日的詩會了,珝兒等我回家!」武平安心中默念。

武府,武珝望着長安的方向,寄託着思念。

二人對着對方的方向入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