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我成了武則天的哥哥》[大唐:我成了武則天的哥哥] - 第三章 斗酒十千

長安街

燈紅酒綠,繁華不似人間!

一間酒樓中

「你們說,此次詩會誰最有可能奪榜?」

「這哪裡知道去。」

「據說不少太學生也參加,奪冠非易事呀!」

「孔穎達老先生親自當評審!」

「我的天,那這次奪冠的人,那不是直上青雲!」

「可不是,奪冠那就等於得到了太學生的尊重呀!還有孔穎達老先生!」

……

武平安在酒樓聽了許久,也明白了這次詩會,名為詩會,其作用不亞於科舉奪冠!

「系統,購買高級詩詞歌賦能力」

【高級詩詞歌賦能力需系統積分5點,是否賒欠購買】

「購買」

【已購買,宿主已欠積分15點,請儘快還清!】

「這次如果能成,我的名望增長得到的積分,應該能全部還清還能有結餘」武平安心中默默核算着。

就在武平安想事情之際,酒樓吵雜了起來。

「快快快,走!聞香閣花魁設題,讓各太學生和名士做詩,獲勝者據說有獎勵呢!」

「走,我們也去湊個熱鬧。」

……

「嗯?這倒是可以先為我積蓄些名望,賺一些積分。」想着武平安也向問香閣走去。

聞香閣中

一位半遮面的美人坐於樓閣之上,裙角隱隱露出芊芊玉足,惹人無限遐想。

眼角又有一顆美人痣,顯得格外嫵媚動人。再加上一對含情脈脈的勾魂眼,讓無數文人雅士坐食難安。

「今清荷花魁設詩,會諸君!題目為酒,諸君可以開始了。」一位侍女站在清荷旁邊大聲對着樓下的學士們說著。

「我!我先來」一個喝的有些醉的太學生上台。

飲酒醉夢仙霖晚,醒時已過三秋月。

憂傷憂苦猶難忘,只得把酒空言歡。

「尚可,一醉三秋過,苦思仍難去。」清荷說道

「我,我也來」一個喝的醉醺醺的老頭上了台。

底下一陣歡笑。

「你這老頭,還來湊啥熱鬧,給你機會你也不中用呀!」

老頭聽到「去去去,也是有感而發,小屁孩!聽着!」

「飲酒醉來花下眠,**苦短乳花香。

身老豈可心老服,提槍上陣馬嘶鳴!」

聽完清荷臉上極為不善!這是**裸的的侮辱,雖是青樓女子,但不意味着一個老頭就能如此放肆!

「來人,把他架出去」清荷怒道

隨後,一對人,一左一右,把老頭扔了出去。

「望諸君做詩莫要自取其辱!」清荷冷冷說道。

武平安看差不多了,便上去,對諸位作揖道:「小子便來試試!」

說完,拿起酒壺,仰頭浮一大白。

道:「此篇自名將進酒!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