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我成了武則天的哥哥》[大唐:我成了武則天的哥哥] - 第一章 許你此生不渝 (武則天在前面章節用原名武珝)

【叮!宿主完成系統激活條件——每日觀書三個時辰,練武三個時辰。】

「嗯,領取系統新手獎勵」武平安平靜地回應系統。

【叮!提升宿主武力由C至B級】

【叮!提示宿主記憶能力由C至B級】

【其它各種能力和知識,由宿主通過積分到系統商店兌換】

「積分怎麼獲取?」

【宿主可以通過名望獲得】

「知道了。」武平安在心中回答。

隨後,武平安放下手中的竹卷,站起身來,四處打量,似乎在尋找什麼。

突然一雙玉手遮住了武平安的眼睛,俏皮地說道:「嘿嘿,猜猜我是誰?」

「別鬧,今天遲了半個時辰,希望我的好妹妹你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蘇平安說著就用手撥開那對玉手。

「別生氣嘛,哥哥!」武珝一雙玉手拽着武平安的衣袖,俏皮的眨着眼睛。

「哎,真拿你沒辦法,下次可不許再遲了,今日有族會,我們快走吧」說著武平安溫柔牽着武珝的手前往族會。

族會以往都有,今年有些不同尋常,因為武士彟的去世,就顯得有些蕭條。

此時族會的位次還有兩個缺位,不少人都時不時的往缺位處看一看,眼神十分不滿。

「怎麼回事?不知道今日族會有天使來宣布聖旨嗎?」年長些的一人捋着鬍鬚趾高氣揚的說道。

「真是沒了爹,就沒了教養!」另一人附和道

「可不是,你看武珝那小丫頭,天天瘋成什麼樣了,不守女德!」

……

一言激起千層浪,惡語在人們口中不停噴出。

楊氏聽到這些話,怒火中燒,手指撰地緊把手掌都壓出道道紅印。但那時,女憑夫貴,誰會在意一個失去丈夫的遺孀的怒火。

就在他們說的正起勁的時候,武平安帶着武珝推門而入,聽到那些人說的話,武平安先對着所有人,先鞠了躬,然後直起腰桿大聲說道:

「平安為遲到當誤大家先鞠躬抱歉了!遲到我我們都不對。但我妹妹的事輪到你們指手畫腳了?什麼是女德?被你們這群牲口訓練成一個個聽話的動物?什麼是教養,在背後罵人?」

「諸位先生還真是讓平安明白了什麼叫教養!」

聽到武平安這話,年長的人,紛紛氣憤大罵:「豎子!安敢口出狂言?!」

武平安聽到這頭也不回,拉着武珝到了楊氏面前。

沉默是最高的蔑視!

楊氏看着武平安感傷道:「平安,護着你妹妹是好的,但你這麼做並不理智,今日這事要傳開了,恐怕要落下個不敬長輩的名頭,不利於你日後啊!」

「我知道,但我就這麼一個妹妹不是?」說著武平安寵溺地摸着武珝的腦袋。

武平安有些無奈的心想,也許她是我唯一的軟肋了吧,什麼事一旦涉及到她,理智就蕩然無存。

看人到齊了,就有人去招待處尋天使來宣旨了。

不一會兒,一位身着宮袍的太監就進入了會廳,拿出來了旨意宣讀。

聖諭:士彟任職兢業,有從龍之功績,受民生之愛戴,於任去世,朕實有感卿之勞苦,聞有女,年佳而貌美,今特予武珝入宮,封才人,賜號媚娘!聞有子,年少而俊逸,今特賜入國子學從學!

眾人等旨意宣讀完畢,也紛紛起身。

武平安聽到這一旨意第一時間看向了武珝,武珝也看着武平安,兩人都陷入了一種沉默。

「哥,恭喜你!你可以去太學了,日後肯定前途無量。」武珝率先開口,但眼神有藏不住的失落。

武珝從小就習慣了武平安的陪伴,武平安前世是個孤兒,沒有什麼溫暖,這一世,是武珝給了他家的感覺。

「你想入宮嗎?」武平安認真地看着武珝問道。

「我……我……入宮也不錯……,嘿,就不用給家裡添麻煩了。」武珝吞吞吐吐地說著。

「我最後再問一遍,你想入宮嗎?」武平安眼神恐怖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