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侯:我被李二偷聽了》[大唐第一侯:我被李二偷聽了] - 第8章 組團上門來挑戰(1)(2)

制。咱們最多比五局,如果我先贏了三局,這一百兩金子就是我的……」

李坤眼珠子一轉,立刻就有了主意。

「那如果你輸了呢?」

李承乾追問道,他已經知道了李坤的身份。

「呵呵,你想多了。如果比詩詞歌賦和算學,你們加起來都不夠看的……」

李坤壓根就沒有想過輸的事情,以他後世一千多年的文華積累,大唐初年的這些人沒有幾個夠看的。

「氣死我了,豎子啊……」

黃智恩雙目噴火,已經快要暴走了。

「行了,我讓你們先出題,來吧……」

李坤直接忽略了黃智恩,這位長着驢臉長須的算學天才在他眼裡,什麼也不算。

「聽好了,今有雉兔同籠,首20,腳56,請問雉有多少兔有多少?」

黃智恩忍耐不住,直接跳出來出題。

一時間,有鬍子的都開始捋鬍鬚,沒鬍子的李承乾摸下巴,一副要等着看好戲的樣子。

「啥?這就是你口中的難題?」

李坤一個趔趄,差點沒站穩。

他還以為這傢伙能舌燦蓮花,結果卻是狗嘴裏吐不出象牙,憋了半天就是一個小兒科的雞兔同籠。

「哈哈,豎子就是豎子,你答不出來就說,畢竟不是誰都能七天之內算出答案的……」

黃智恩冷笑一聲,一臉的驕傲。這是他花了七天時間時間攻克的難題,整個國子監獨一份。

「七天?你是豬嗎?這樣小孩子都能算出來的你用七天?」

李坤都震驚了,他還等着大秀一把微積分來個高難度的幾何證明。

結果等了半天,這貨就來了一個小學生的啟蒙題。

「放肆,你這是侮辱文化,侮辱算學。你要是能算出來,我當場謝罪……」

黃智恩大吼一聲,鬍子都跟着抖了起來,一副咄咄逼人的樣子。

「誰要你謝罪,值幾兩金子。我告訴你答案,在雞兔都不殘廢的情況下,籠子里有8隻兔,12隻雞……」

李坤不假思索,直接就說出了答案。

黃智恩的表情瞬間凝固,臉色頓時蒼白一片,半天都說不出話來。

「你,你是怎麼算出來的?」

黃智恩頓時就臉色灰白,終於憋出了一句話來。

「這是付費內容,等你單獨拿十兩黃金來,我告訴你……」

李坤根本不搭理他,知識就是財富,這麼發家致富的好機會他可不會錯過。

「現在該我了,我也給你們出個題。一刻鐘能算出來,就算你們贏……」

「有一水池,其深不可測,已知注滿水需要12時辰,放完水需要15個時辰。問,注水和放水同時進行,最少需要多少時辰注滿?」

了解到對手的小學生水平,李坤立刻決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這不出題還好,一出題,所有的人都眉頭緊鎖。黃智恩當場傻眼,原地開始打轉。

下一秒,他就兩眼一抹黑口吐白沫暈了過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