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侯:我被李二偷聽了》[大唐第一侯:我被李二偷聽了] - 第6章 衝冠一怒為紅顏(2)

p>

李坤聳聳肩,一點面子也不給。

一句話出口,懟的堂堂皇后竟然啞口無言,只能暗暗地撮牙花子。

「真是少年血性,帶我們去看看別的……」

李二反而不氣了,他的表情舒緩,很想看看李坤的其他門道。

「對不起,其他的就是商業機密。好多人都眼饞我的製鹽法,我將來是要掙錢的……」

李坤已經大概猜到了,如今的唐人誰看到那麼白細的鹽不多想。

「滿口銅臭,簡直……」

李二覺得自己快要被氣死了,剛壓下去的怒火蹭一下又竄起來了。

「簡直有辱斯文,對吧?看看你們,簡直虛偽至極,一看就是被腐儒洗腦了。

這世間只有一種病,那就是窮病。世人匆匆忙忙不過是為幾兩散碎銀子,可偏偏那點銀兩能解世間所有愁……」

李坤反唇相譏,大唐雖然千般好,但就是太刻板。

這番話一出口,李二愣住了,長孫皇后目瞪口呆。

他們心裏有萬種說辭,卻沒有一句能反駁了李坤的。

「行了,好吃的也吃了,你們走吧。不然回不了長安,一會兒該宵禁了……」

看了一下時間,李坤擺了擺手,作勢就要攆人。

李二沒有說什麼,扭頭轉身就走。

長孫皇后意味深長地瞥了一眼李坤,也跟了上去,斷鴻陰惻惻地盯着李坤,最後隨着李承乾一起離開了。

上了馬車,李二一臉的陰沉,始終一言不發。

「承乾,你覺得這個李坤給你做侍讀如何?」

過了許久,李二突然開口道。

「二哥,讓他給乾兒做侍讀?」

長孫皇后懷疑自己聽錯了,不由得瞪圓了眼睛。

「不錯,李君羨的這個私生子很不錯……」

李二點點頭,這是他深思熟慮的結果。他要把李坤弄進宮裡,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兒臣不服,他哪裡能做我的侍讀……」

李承乾一臉的不情願,拒絕了自己的父親。

十三年以來,這是他第一次忤逆父親的旨意。

「嗯,看來你長大了。這樣吧,你明天帶上弘文館的幾位先生,再去拜訪……」

李二出奇地沒有生氣,他也很想再驗證一下。

他意識到自己想解開心結,十有八九要落在李坤身上。

最重要的是,他相信自己聽到的都是真話,對於整個大唐來說沒有第二個人敢說的真話。

「好,兒臣一定讓他滿地找牙,輸得心服口服……」

李承乾大喜過望,他等的就是老爹的這番話。

「這小子貪財,你帶上一百兩金子,輸光了別發火,其他的事情不用你管……」

似乎是早就料定了一切,李二接着補充了一句。

李承乾的表情一下僵住了,外邊駕車的斷鴻差點栽下去。

「那塊鳳血玉……」

長孫皇后心有不甘,依舊惦記着自己丈夫的玉佩。

「輕物重人是個好苗子,就當賞給他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