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侯:我被李二偷聽了》[大唐第一侯:我被李二偷聽了] - 第5章 李坤的口氣

李二的心裏波濤洶湧,他有種難以置信的感覺。

李君羨的兒子,他怎麼沒有聽這位剛封賞過的功臣有一個這樣的兒子。

如果他沒有記錯,李君羨只有一個兒子叫什麼李義協,年紀剛十歲出頭。

「獨立單過,看來家裡兄弟多。你很緊張這缸里的花草?」

長孫皇后點點頭,她也走到了那幾口大缸前,不由得來了興趣。

「求你高抬貴手,這是我的救命稻草啊。」

如果能發飆,李坤早就破口大罵了。

這男的不像好人,女的也事了吧唧的,怎麼手這麼欠。

「稻草?」

李二的臉色鐵青,他覺得李坤在侮辱他的智商。

「比喻,這六個裏面是馬鈴薯,那六個里是甘薯。

這都是我全部的家底,只要成功了,畝產3000斤起,能當飯吃……」

李坤無奈地撇撇嘴,硬着頭皮又說了一遍。

這番話他已經說過很多遍了,但是家裡的佃戶都不信。他也不寄希望,眼前的這幾位也能信。

「什麼?3000斤?」

李二的眼睛瞪得像牛蛋,一把就把李坤給提了起來。

「那啥,你鬆手,你鬆手。我警告你,我練過詠春,我還會太極,小心我揍你……」

李坤頓時就怒了,李二的手就像是一把鐵鉗子,他覺得自己的脖子都快斷了。

前世他確實練過,可到了大唐後,他成了一個少年,現在還在開蒙階段。

可憐的李坤,在這位李二陛下手中就像是一個小雞崽子。

任憑他千般掙扎,怎麼都掙脫不開。

長孫皇后和李承乾也呆住了,在場的人除了李坤自己,沒有一個不震驚的。

跪在地上的兩個白衣少女,眼見李坤都快斷氣了,直接急了眼。

水笙和丫鬟雲秀,慌忙起身去幫忙想要讓李二鬆手。

可還沒有到跟前,李二就一連兩腳把她們踹飛出去。

兩個妙齡少女眼前一黑,直接慘叫着暈死了過去。

李坤還要掙扎,李二卻鬆開了他,直接走到了一個缸里,一把就將長勢旺盛的馬鈴薯拔了起來。

「快栽回去,現在還沒有結果,得到七八月了……」

李坤急得直跳腳,立馬就沖了過來。

不知道哪裡的力氣,他竟然從李二陛下手裡奪回了馬鈴薯苗,然後小心地栽了回去。

「我問你,你說的可是真的?」

看李坤如此緊張,連暈死過去的兩個少女都不管,他的眉頭就舒緩下來了。

「廢話,勞資專業就是這個。就這兩種,還有我後院種的玉米,一旦培育出來,那就是與國有大功。」

李坤直接爆發了,開口就自稱勞資,一點也不願意給面子了。

「到時候,哪怕是陛下也得給我封侯,而且還是與國同休。這是萬世基業,你懂個屁……」

李坤越說越激動,手指頭都快戳到李二的臉上了,唾沫星子飛的到處都是。

長孫皇后的臉跟着就黑了,她還沒有見過這麼囂張的,竟然敢指着自己的丈夫。

「陛下給你封侯,還與國同休?你是在做夢吧?」

李二冷戰起來,他覺得李坤的話簡直就是在胡說八道。

「呵,我知道你來歷不簡單,說不定就是六部的哪個尸位素餐的。我可告訴你,我老爹是李君羨,那可是大將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