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侯:我被李二偷聽了》[大唐第一侯:我被李二偷聽了] - 第4章 李二能偷聽

小二哥一臉的不屑,像李二這樣沒見識找麻煩的不是第一個了。

他有買鹽的人證和物證,根本不怕官家的檢查。

李承乾也好奇地看了一眼罐子,看到幾乎成粉末狀的細鹽禁不住瞪大了眼睛。

「他在哪裡?帶我們去見他,斷鴻結賬……」

李二一下來了興趣,他很想見見這個大郎是何許人也。

斷鴻立刻放下一兩銀子,伸手就朝店小二抓去。

他是大內高手,店小二根本躲不開,直接就被提了起來。

「放下他,大郎今天沒空……」

其他的兩個小二跑了過來,怒氣沖沖地瞪着斷鴻,直接告訴李二。

「呵,沒有人可以拒絕我們。他在哪裡,我們自己去……」

李二冷笑一聲,斷鴻一把丟下店小二,順勢在桌子上一拍。

那塊碎銀子直接鑲刻進了桌子,再也扣不出來。

「在,在莊子上。大郎今天和鳳來樓的水笙姑娘一起唱曲,真的沒空……」

店小二立刻就蔫了,想起大郎的交代,放棄了火拚的念頭。

「鳳來樓?」

李承乾的眼前一亮,他似乎知道那是什麼地方。

「呵呵,帶我們去,我到要看看這位大郎是不是白日宣淫……」

李二怒不可遏,瞬間一肚子的怨氣。

在其他人詫異的目光里,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出了美食城,朝着莊子上而去。

莊子距離美食城不遠,出了新豐街不到三里地就看到了。

綠林環繞之間,一個佔地一畝多的院子出現在眼前。

剛一到跟前,帝後二人和太子就聽到了裏面傳來的聲音。

「紅,塵偏偏招惹人間貪嗔恨,眾生,浮浮沉沉轉眼已半生。皺,眉思念之苦未收斂半寸,糊,塗不明就裡將愛恨攪渾。」

「你讓我獨自斟滿這碗紅塵的酒,借來晚風下口敢於寂寞交手。那蠢蠢欲動卻不曾癒合的傷口,來回試探思念的痛。」

「我為你斟上這碗沾滿紅塵的酒,可敢小酌一口思量不見盡頭。那垂垂不甘閉上泛起的眼眸,道盡多少愛恨情仇……」

奇特的曲調伴隨着奇異的曲調,一男一女兩個磁性的聲音,共同唱着同一首曲子。

李二和長孫皇后相視一眼,一臉的震驚。

太子李承乾已經有些沉醉,嘴角上揚充滿了嚮往。

帝後二人不知道聽過多少音律見過多少歌舞,如此奇異又充滿了江湖卻又不俗的還是頭一次。

「聽聽,這就是大郎做的曲子。哪怕鳳來樓里最當紅的花魁也不得不甘拜下風,親自來這裡學習……」

看着帝後二人的表情,店小二頓時就神氣起來,一臉的驕傲。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這首曲子的主人,趾高氣的模樣着實讓李二惱火。

李二的臉頓時就黑了,斷鴻剛要動手把店小二扔出去,就被長孫皇后阻止了。

哐當一聲,李二直接就把門給踹開了。

不愧是古往今來最牛的太宗,這一腳下去木門根本無法阻攔,連帶着手臂粗的門栓都斷了。

李二抬腿就走了進去,身後緊跟着皇后和太子,店小二還是被斷鴻給扔到了一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