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侯:我被李二偷聽了》[大唐第一侯:我被李二偷聽了] - 第1章 帝傳三代武代李興(2)

「玄武門,朕怎麼會在這裡?」

遠處出現了一道微弱的紅光,藉著那點光,李二終於發現自己的位置。

一瞬間,他的臉色蒼白,額頭上都是汗水。

「世民,你很怕這裡嗎?」

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李二猛的一回頭,就看到一張熟悉的臉。

「大哥……」

李二的臉更加難看,他最不想看到的這張臉竟然又出現了。

玄武門之變,李二親手射殺了自己的大哥李建成,砍下了他的腦袋。

「呵呵,你還認我這個大哥。真是稀奇……」

李建成冷冷一笑,眼神中充滿了嘲弄之色。

「大哥,我……」

李二一時語塞,心裏面頓時生出了無限的愧疚。

「呵,你打敗了突厥,你很得意對吧?你終於證明了,你才是大唐最大的明君對吧?」

李建成步步緊逼,李二不斷後退,兄弟倆四目相對。

「不錯,我就是要證明,我才是大唐最優秀的繼承者。父皇昏聵,你不配做太子,成為這個帝國主宰……」

李二終於鼓起勇氣,眼中的那一點愧疚煙消雲散。

「呵呵,不錯,父皇確實昏聵,沒有發現你的狼子野心。

我和元吉也是草包,被你射殺在這玄武門。你還搶了楊氏,生下了孩子……」

李建成幽幽地長嘆一聲,臉上充滿了遺憾。

「二哥,你真是好手段,踏着我和老大的屍體成了皇帝。他日就不怕後世唾罵?」

另一個聲音傳來,李二側臉一看,赫然是自己的三弟李元吉。

「唾罵?我……」

李二再次語塞,五年過去了,這件事一直是他的心病。

雖然朝堂上沒有誰再敢提起這件事,但他清楚這將是他永遠抹不去的污點。

他殺兄誅弟囚禁自己的父親,這一點哪怕他是皇帝也無法抹除所有的證據。

「呵呵,罷了。看來你真是不好過,這個皇帝當的真是辛苦。」

李元吉冷冷一笑,就像是看笑話一樣,無助地搖了搖頭。

「你在可憐我?」

李二勃然大怒,他感覺自己的尊嚴受到了踐踏。

他已經是萬國來朝的天可汗,今天草原上的雄鷹就被他打敗,成了一個小丑。

可李元吉竟然在憐憫他,這是他絕對所不能容忍的。

「哈哈,你說對了,我們就是在可憐你。可憐你辛辛苦苦一場,到頭來大唐為他人作嫁衣裳……」

李建成上前一步,同樣一臉的憐憫表情。

「為他人做嫁衣裳?什麼意思?有人要造反,誰敢?」

李二勃然大怒,彷彿是被踩到尾巴的猛虎。

「帝傳三代,武代李興……」

李元吉幽幽地說道,臉上掛着獰笑。

「不可能?我不是楊廣,大唐不會三世而亡……」

李二的眼睛瞪得老大,憤怒地朝着李元吉沖了上去。

「哈哈,帝傳三代,武代李興……」

李建成和李元吉同時大笑起來,然後他們摘下了自己的腦袋,朝着李二扔了過來。

「不可能,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