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讓我監國,王兄你沒兒子嗎》[大秦:讓我監國,王兄你沒兒子嗎] - 第9章 血腥殘暴的嬴成蟜

第9章 血腥殘暴的嬴成蟜

田武菊雖然是趙高的外甥,但他並沒有在朝廷之中做官。

只不過是市井街頭的一個地痞無賴而已,怎麼可能見過嬴成蟜呢。

看到了嬴成蟜之後,田武菊整個人的表情都是變得憤怒了起來,朝着嬴成蟜怒吼一聲。

「你是什麼東西?居然敢管老子的閑事,信不信老子直接要了你的小命呢?」

田武菊在說了這話之後,還以為自己的恐嚇言語能夠嚇得住嬴成蟜呢,臉上甚至還划過了一絲沾沾自喜的笑容。

雖然這個傻子不認識嬴成蟜,但是成蟜鎮裏面的老百姓們他們全部都是認識嬴成蟜的。

看到了嬴成蟜之後,每一個老百姓的眼眶之中都是流下了淚水。

然後全部都是朝着嬴成蟜紛紛的跪了下來。

田武菊看到了這些老百姓們的動作之後,臉上滑過了一絲茫然。

以為這些老百姓們是在朝着自己下跪呢。

這讓他的表情變得更加的得意了起來。

「呵呵,你們以為給我跪下我就會放過你們了嗎?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你們的成蟜他造反了,這可是株連九族的重罪,你們身為他封地裏面的農奴,是絕對不可能逃脫掉的。」

這個時候,一個老頭朝着嬴成蟜痛哭流涕的詢問了一聲:

「成蟜公子,你為什麼要造反呢?」

看到這個老頭,以及成蟜鎮的老百姓們痛苦的眼神之後。

嬴成蟜的臉上划過了一絲淡淡的笑容,朝着他們解釋說道:

「各位,你們誤會了,我並沒有造反,這是一個誤會而已。」

成蟜鎮裏面的老百姓們聽到了嬴成蟜的這話之後,每一個人都是變得激動了起來。

然而田武菊則是一臉不屑的說道:

「呵呵,誤會,虧你能夠說出這種狗屁話來,你知不知道,你隨隨便便的說這話是要殺頭的,我奉勸你,給我一筆封口費,這樣的話我還能夠饒了你,要不然的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一邊說著,田武菊就一邊走到了嬴成蟜的面前。

伸出來了手掌,想要跟嬴成蟜要一點錢。

嬴成蟜看到了這個田武菊不知死活的樣子,臉上划過了一絲不屑的表情。

像他這樣的人渣,死了是最好的。

這個世道根本就不需要這樣的人渣生存。

於是,嬴成蟜的臉上就划過了一絲冷漠,毫不猶豫就施展出來了九陰白骨爪,直接就朝着田武菊的心口上面抓了過去。

田武菊雖然是一個地痞流氓,但也是有兩下子的。

看到嬴成蟜陰狠毒辣的手掌朝着自己抓來的時候,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步。

也就是這後退的一步,保住了田武菊的性命。

但是嬴成蟜的九陰白骨爪依然是落到了他的身上。

直接就刺破了他的衣服,抓住了他的皮膚。

然後一扯,一塊皮就被嬴成蟜硬生生的給撕扯了下來。

田武菊的胸口上面出現了一個慘不忍睹的巴掌大的傷口。

鮮血從這傷口之中不停的流了出來。

不過還好,田武菊只不過是被撕下來了一層皮而已。

並沒有要了他的性命。

如果他要是不後退那一步,嬴成蟜的手掌能夠再向前伸一拳的距離,那麼田武菊的心臟就要被嬴成蟜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