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讓我監國,王兄你沒兒子嗎》[大秦:讓我監國,王兄你沒兒子嗎] - 第5章 九陰白骨爪顯神威

第5章 九陰白骨爪顯神威

嬴成蟜懶得去理會這個樊於期。

他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在嬴政的面前表忠心了。

樊於期說了這麼挑撥離間的話,嬴成蟜必須得在嬴政的面前解釋一下。

只不過嬴成蟜沒有直接解釋,而是朝着嬴政笑着說道:

「王兄,你看我身邊的這個傢伙,他又在挑撥你我兄弟之間的關係了,他說你有兄弟之間沒有兄弟之情,只有兄弟之仇,你覺得是這個樣子的嗎?」

嬴政的臉上划過了一絲嚴肅的表情,朝着嬴成蟜鏗鏘有力的說道:

「成蟜,在寡人心中,你永遠都是寡人的兄弟,只要你不背叛寡人,只要你不背叛秦國,無論你做了再大的錯事,寡人都不會為難你的。」

嬴成蟜聽到了嬴政的這話,臉上划過了一絲滿意的笑容,朝着嬴政笑着說道:

「王兄,我相信你的話,其實我沒有什麼野心,我就想要輔助你統一天下,然後我能夠逍遙自在的當一個王爺,啥也別說了,快點打過來吧,把所有對你不忠敢造反的人通通殺掉。」

樊於期聽到了嬴成蟜的這話之後,整個人的眼神之中充滿了無盡的怒火。

他已經看出來了,嬴成蟜是鐵了心了要跟嬴政和解了。

而且在這情況之下,還要把他們全部都給殺掉。

這讓樊於期不由得起了殺心。

嬴政聽到了嬴成蟜的這話,看到了樊於期的表現之後,整個人的臉色也是變得嚴肅了起來,朝着身邊的蓋聶提醒一聲。

「蓋聶先生,成蟜現在有危險,你能夠出手救他嗎。」

蓋聶的臉上划過了一絲凝重的表情,仔細的觀察了一下自己與嬴成蟜之間的距離,嘆息一聲說道:

「我去離成蟜公子實在是太遠了,想要出手救他恐怕很難,現在只希望樊於期他不要直接出手殺了成蟜公子。」

蓋聶剛剛說完這話,樊於期的臉色就變得極度的陰沉了起來。

手中**了一把青銅劍,朝着嬴成蟜冰冷的說道:

「成蟜公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我本來是想要輔助你當上秦王,是你背信棄義要出賣我們,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去死吧。」

聽到了樊於期的這話,看到了他的這個動作,兩軍陣前所有人都是感到極度的擔憂。

害怕樊於期一劍把嬴成蟜給斬了。

嬴政的心中更是充滿了無盡的忐忑。

整個人急的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一般。

他對嬴成蟜的兄弟情是很深的。

他可不忍心看到嬴成蟜被樊於期就這樣殺了。

但是此時此刻,嬴成蟜的情況非常的危急。

身邊沒有一個高手保護着他。

這該如何是好呢?

難道就這樣眼睜睜的看着樊於期把嬴成蟜給殺了嗎?

這個時候的蓋聶,他的心中也是變得極度的着急。

「管不了那麼多了,即便是來不及了,我也要試一把。」

一邊說著,蓋聶就一邊朝着嬴成蟜的方向沖了過去。

想趁着樊於期的青銅劍落下之時把嬴成蟜給救了。

只不過蓋聶的武藝雖然高強,但是雙方距離這麼遠。

想要在這極短的時間之內救了嬴成蟜,這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