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讓我監國,王兄你沒兒子嗎》[大秦:讓我監國,王兄你沒兒子嗎] - 第4章 假叛變?(2)

/p>

這一次我借叛變之名,就是想要查出你身邊的那些小人來,這樣的話我們就可以一網打盡,把他們全部都幹掉了,然後鞏固你的王權。」

聽到了嬴成蟜的這話,在場的所有人全部都是蒙圈了。

沒有想到嬴成蟜居然能夠說出這樣的話來。

不知道嬴成蟜的葫蘆裏面賣的什麼葯。

但是單憑嬴成蟜說的這話,嬴政突然就覺得嬴成蟜是一直站在自己這邊的。

嬴成蟜說這次叛變不是真叛變,而是假叛變,要找出自己身邊的那些小人。

這讓嬴政的心中真的是感到無與倫比的激動。

這時,站在嬴政身邊的蒙恬朝着嬴成蟜大喊了一聲:

「成蟜公子,你說的雖然非常的好,天花亂墜,但是我們憑什麼要相信你說的這話呢?」

嬴成蟜聽到了蒙恬的這話之後,臉上滑過了一絲燦爛的笑容,自己交投名狀的時候到了。

「王兄,我知道這種事情絕對不是小事,我也不能夠隨隨便便的胡作非為,說要造反就造反,說要投降就投降。

若是這樣的話豈不是太沒王法了,既然我搞了一場假叛變,就要將你身邊以及我身邊所有對你不忠的人全部都一網打盡。」

樊於期聽到了嬴成蟜的這話之後,整個人的表情都是變得驚恐了起來。

嬴成蟜這是什麼意思呢?

要把對嬴政不忠的人一網打盡。

這豈不是要把自己給幹掉了嗎?

樊於期他是一個梟雄人物。

在聽到了嬴成蟜的這話之後,臉色一下子就變得陰沉了起來,朝着嬴成蟜冰冷的提醒道:

「成蟜公子,你說的話實在是太多了,而且也跑題了,請你言歸正傳吧,要不然的話……」

話說到了這裡之後,樊於期就停了下來。

雖然他現在權力滔天,能夠架空嬴成蟜。

但是他畢竟只是嬴成蟜的手下而已。

只要嬴成蟜做的不是特別過分的話,該給嬴成蟜面子還是要給嬴成蟜足夠面子的。

聽到了樊於期的威脅之後,嬴成蟜的臉上滑過了一絲冷笑,朝着樊於期不屑的說道:

「要不然?你能夠把我咋滴呢?有種你就來把我殺了啊,若是沒有這個能力的話,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樊於期聽到了嬴成蟜的這話,整個人都氣得顫抖了起來。

咬緊了牙關,雙拳緊握,恨不得將嬴成蟜直接給殺了。

他之所以能夠壓制住心中的怒火,並不是嬴成蟜多麼有能力。

而是因為現在留着嬴成蟜對樊於期有利。

此時的樊於期知道,不能夠在隨隨便便的跟嬴成蟜說好話了。

必須糖果跟大棒結合起來。

之前說了那麼多好話,接下來該簡單的威脅一下了。

於是樊於期的眼神就變得極其的兇狠,朝着嬴成蟜威脅一聲說道:

「成蟜公子,你跟嬴政雖然是兄弟,但你們是王權競爭的關係,你如果要是心軟了的話,他就會毫不猶豫的取了你的性命。

你們之間沒有兄弟之情,只有兄弟之仇,不是他死就是你亡,你自己看着辦吧,若是不想死的話,就呼籲在場的三十萬兄弟們跟嬴政他們拼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