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少年張起靈為我落淚了》[盜墓:少年張起靈為我落淚了] - 第8章 想玩我陪你

三叔又回來幹什麼?

為什麼他前腳剛出吳山居,後腳就換了一身棕色的經典皮克?!

難不成,三叔因為某些原因,非得殺正版吳邪不可嗎?

這不應該呀……

完全沒有要殺害正版吳邪的理由呀!

吳山居,書房。

吳邪坐在電腦屏幕前,百思不得其解,而眼球也布滿了一道道的血絲。

看來今晚註定無眠了。

就算現在躺在床上睡,也壓根睡不着,因為有些事情不搞個明白,心裏就沒有底。

就像身處在無盡的迷宮裡,被動跟隨着,一條透明細線來前進。

而線的盡頭,也許是個鈍角,也許是個囚籠,也許是個輪迴。

但吳邪只能一直走下去,直到看清了事情的真相,和青銅門裡的終極!

或許最後的歸宿,正如夢境所言。

想到這裡,吳邪感到五味雜陳,便用鼠標按停了監控視頻里的內容。

而畫面也定格在了三叔身上。

吳邪隨手從旁邊的筆筒里,抽出了一副潮流的黑框眼鏡。

等戴上以後,吳邪嚴謹的看向電腦顯示屏里的皮克三叔。

從相貌來看,就是三叔無疑,但兩者之間的氣質又截然不同。

也許是短時間內換了身衣服,這才會導致自己先入為主了。

吳邪把前後兩個三叔的身形,用軟件抽幀出,兩張對比圖片。

「我去,這簡直是一模一樣呀?!」吳邪感到很驚訝。

但也就在此時,腦海里突然想到了一件耐人尋味的小故事。

傳聞老九門原西沙考古的年輕一輩中,有一名解家少年,在三歲時就嶄露頭角,用嫻熟的手法來解開九連環。

經此之後。

成為同輩里的佼佼者,故此才被解九爺改名為解連環。

而他的容貌居然和吳三省是一樣的,其相似度,會被九門人認為是孿生兄弟。

這麼一點,是被所有人認證過的,也毋庸置疑,總之就是一個模板刻出來的。

有時候也在想,解連環可能至始到終,都以吳三省的人皮面具來示人。

他原本的面貌可能都被自己遺忘了。

由此可見,當心裏確認了某件事情,便會窮奇一生來完成。

他是如此,三叔也是如此,就連祭壇上的聖嬰更是如此。

想到這裡,吳邪心裏有了三個可疑人物,並會對他們做出篩選式的分析。

第一,吳三省。

第二,解連環。

第三,帶了人皮面具的外部勢力。

按理來說,要殺害一個人,無非是那個人阻礙了自己的利益。

又或者自己有什麼把柄,被那個人手裡握着,以至於非殺不可。

再不濟,就是感情矛盾了。

吳邪眼睛盯着屏幕里的三叔,

「也就是說,吳三省和解連環,就算再討厭吳邪,也不會痛下殺手,最多也只是盜走帛書而已。」

更何況他倆對吳邪只有寵愛。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