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少年張起靈為我落淚了》[盜墓:少年張起靈為我落淚了] - 第5章 外動蕩不安

面對三叔的嗓門,吳邪暫時沒有任何頭緒,只好先和奶奶打了招呼過後,才慎重並簡潔的回了句:

「奶奶、二叔、三叔,可能前幾天,去了一趟內蒙古,然後和某些勢力發生了一些爭執,但具體的,我也說不太清楚。

此話一出,潘子便開始左右擰頭,來警惕周圍的風吹草動。

吳邪察覺他們神色微變,隨即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別擔心,只是猜測而已。」

「哦……」

吳三省臉上有細微的尷尬和靦腆,「也就是說,你在吳山居的書房裏面,預測到外部勢力會來暗殺你,所以選擇假死么?

「差……差不多吧!?」吳邪怎麼敢說,三叔咱們還是好好盜墓吧;

就算你再怎麼猜,我也給不了正確的答案給你,因為我自己也是蒙圈的。

「吳邪你小子打小就機靈,他們親眼看到你死亡的事實,就不再鞭屍了!」吳三省嘴上是這麼說,但心裏已經感覺到計劃不能再拖了,要儘快拉吳邪入局!

吳家太奶聽到假死這個詞,也回想起年輕時候,經歷過的一些小事,隨即慈祥看向他們,像聊家常一樣訴說出,

「傳聞在雪山之巔,有一種鮮紅色的花,名為藏海花。看似妖艷動人,實則暗藏着一個家族的悲催使命。」

「至於藥效更是能做到假死,並且會短暫失去一部分的記憶。」

吳家太奶看向吳邪,「對吧,小邪,這完全符合你,前後不搭的語氣?!」

「藏海花,我在爺爺的筆記上看過。」吳邪聽到奶奶的分析,也有一瞬間,認為自己就是正版吳邪。

但脖子處那道深深的勒痕,無時無刻不在警醒自己,早已死去!

可能在奶奶、二叔、三叔眼裡,自己脖子上的那道勒痕,只是為了讓假死更真點。

因為這樣才能徹底矇騙外部勢力。

故此沒有過多的疑問。

在一旁沉默許久的吳二白,冷冷的開口道:「我可不管什麼外部勢力,只要他們敢來,我會讓他們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什麼?!」

話音落,

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

吳家太奶聽完笑得更歡了,因為自己兒子的品性,她還是有所了解的,至於二白更是說到做到,絕不留情!

吳邪很慶幸自己是在二叔這邊的,但心裏還是忍不住吶喊一句,二叔威武霸氣!

吳三省轉過身看向潘子,「你護送吳邪,先回吳山居,免得再發生什麼意外?!」

「明白了,三爺。」潘子用濃厚的嗓音,「小三爺,再聊聊還是?」

吳邪和眾人再次打招呼之後,「潘子,那有勞你了。」

「沒事,小三爺,見外了。」

潘子面露微笑,緊接着來到了吳家外,便按動手裡的電子鑰匙。

隨即坐上了私人的大眾汽車,等吳邪關上車門的時候。

車輛就穩穩的啟動了。

途中,潘子坐在駕駛室上,一邊看着前方的路況,一邊閑聊着,「小三爺,以後再碰到這種事情,記得和我說。」

「你看我揍不揍他就完事了?」

潘子說完豪邁的笑了笑。

「潘子,其實有些事,我不太想讓你瞎摻和,並不是因為我不相信你,而是我怕你出不來。」吳邪說了句掏心窩子的話。

「小三爺,見外了。」潘子嘴上是這麼說,但心裏還是被觸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