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少年張起靈為我落淚了》[盜墓:少年張起靈為我落淚了] - 第4章 我奶護犢子

大概過了五六分鐘。

吳邪嘗試和他們進行深入交流,試圖來增進一下感情,免的氣氛都是怪怪的。

但他們依舊像看怪胎一樣,看着自己,這屬實是有點難辦了!

唯有解雨臣放下戒備之心,緩慢走了過來,低聲詢問道:「吳邪,你前幾天去內蒙古幹嘛,怎麼感覺你回來一趟人都變了?!」

吳邪看見小花走了過來,隨即壓低語氣回復道:「去把國家丟失在外的牛頭給拿回來,途中還碰到很多有趣的朋友。」

聽小花這樣一說,再結合自己對盜墓筆記的記憶,有了初步的認知。

看來自己剛從內蒙古回來,就匿名把牛頭上交給文物管理局,但在包裹牛頭的夾層里,卻意外發現神秘帛書!?

也就是說,帛書在自己手裡!?

那殺害吳邪的人,會不會是外籍僱傭兵團,以阿寧為頭目的敢死隊!?

有這個可能性。

畢竟他們可是要錢不要命的主。

吳邪獃獃看着眾人陷入了沉思。

解雨臣聽到這樣的回復也很滿意,因為這和他自己掌握的信息是一致的!

與此同時,

坎肩不知道從哪裡端來,一塊黃銅洗臉盆,只見盆內熱氣騰騰,並摻和着許許多多的柚子葉。

就徑直來到了吳邪跟前,「小三爺,來洗把臉,去去那倒霉的晦氣。」

音落,坎肩滿眼都是笑意。

吳邪面露微笑,「謝了,剛才悶在棺材裏面臉上都是黏糊糊的。」

坎肩心裏咯噔了一下,便雙手用力端着黃銅洗臉盆,在九門子弟的目視之下,吳邪迅速撈起柚子葉,就在臉上用力摩擦着。

不出一會,大概一盞茶的功夫。

曾經風度翩翩的儒雅少年,又重新回到了大眾的眼前。

總之就是氣質和帥氣都拉滿了!

此刻,

吳邪面孔連帶頭髮都張揚着柚子水珠,便下意識的左右擰頭。

那飄逸的劉海隨風擺動着,如果是入世尚淺的清純女子,肯定會一眼愛上他。

過後,吳邪定晴看着九門眾人。

「看來他還真是吳邪本邪,還以為是騙我們聚在一起,來一網打盡呢!?」

「姑且就信了吧?」

「人皮面具,只要沾染了過多的水分,便會急劇收縮,成為一張皺巴巴的死皮。」

「現在吳邪臉上並沒有這一特徵,所以就不用我多說了吧?」

「信是信了,可吳家小三爺,為什麼要惡搞我們,真是的……」

九門子弟紛紛譴責吳家的不是。

這時身為一家之主的吳家太奶,便光明正大站出來為孫兒道歉,

「這件事是我吳家做的不對,我老婆子向九門賠禮道歉。」

「希望你們看在我老婆子的面子上,可以既往不咎。」

說完,

就不卑不亢的鞠了一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