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少年張起靈為我落淚了》[盜墓:少年張起靈為我落淚了] - 第2章 破棺驚眾人

在場所有人都沒見過這種詭異的事情,明明都在生理學上定義死亡了。

卻在死後破棺而出?!

關鍵是沒有外部因素來影響。

吳二白恭敬的看了一眼張日山,見他沒有任何的表態,

隨後凝神看向棺材,

思索良久才道:

「吳邪屬於非自然正常死亡,這下棺之後喉嚨里難免心生怨氣。但我們也做了有效的辟邪措施,理應不會發生任何變故才對。」

「可能正如小花所言,吳邪還沒死!」

吳家太奶在聽到吳邪被人殺害的時候,心裏很是傷心,但不會在眾人面前失態!

見二白都這麼說了,吳家太奶揚起一絲希望,「坎肩,你帶兩個人去看一下!」

「好。」坎肩鬆鬆肩膀,便從皮帶里掏出木製彈弓和小石子。

就這樣緩慢逼近棺材。

小三爺,你活着就最好,可千萬別詐屍,不然我的小命就交代在這裡了。

坎肩的彈弓對準吳邪手臂,處於拉滿狀態,而在場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吳三省皺着眉頭用眼神看向潘子,意思就是告訴他做好準備。

潘子跟了吳三省多年,有些事情不用開口,自然也心領神會。

又是砰的一聲巨響!

吳邪的另一隻手也破棺而出!

這巨大的動靜,把歷練尚淺的九門子弟嚇的夠嗆。

只見他們渾身冒出冷汗,眼睛死死盯着棺材板上那兩條詭異的手臂。

整個人處於毛骨悚然的狀態。

可唯獨嚇不了,那老一輩見多識廣,又屢次下墓打粽子的九門當家人!

為首的張日山,神情自然,淡淡道:「吳邪,如果不是因為詐屍來獲得神力的,那他的未來真是前途無量啊!」

「你說呢,二白。」

吳二白,微笑點頭,「日山叔叔,我自然是希望如此,但吳邪終究是個小孩子。」

張日山身形端正,並沒回復,而是意味深長的看向大紅棺材。

順着張日山的視線看去。

見坎肩整個身形都是顫抖的,但就算如此,也只能硬着頭皮去靠近棺材!

一步。

兩步。

三步。

兩者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

就在下一秒,棺材板因為強大的腿力,從裏面往外面掀開!!!

再從兩米高度,重重摔落在地面!

在巨響過後,頓時揚起無數的灰塵,剎那間,竟包裹住了大紅棺材。

也遮掩住了眾人的視線。

「我去,吳邪真的詐屍了!?」

「這大白天就敢這麼放肆,吳家太奶這是你的家事,我理應無從插手,但建議你就地火化,免得夜長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