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少年張起靈為我落淚了》[盜墓:少年張起靈為我落淚了] - 第10章 你到底是誰

只見潘子眼神犀利,雙臂漲起青筋,打出了一套流暢的軍體拳,而且拳拳到肉,專往人體死穴來攻擊!

而皮克三叔,不慌不忙。

吳邪看得出來潘子的憤怒。

因為潘子打心底尊敬三叔,看到有人以三叔的名義在為非作歹。

自然就想把那個人打成粉碎性骨折!

這迅猛如風的拳擊。

竟然,都被神情懶散的皮克三叔,給輕而易舉的,格擋住了?!

這場面看呆了,圍觀群眾。

「我去,這個大高個,居然干不過,一個年近三四十歲的中年人?!」

「太囧了,我來指定把他打趴下?!」

「你們有沒有觀察到,那個中年人的外貌雖然滄桑,但身法卻很輕盈!?」

「我去,真的,你說我才看的出來!」

聽着路人在唧唧歪歪的討論。

潘子內心裏的軍人榮耀,告訴他就算死絕了,也不能後退,更不能輸!

憑藉著這股信念,潘子連續揮拳,毫不誇張的說,已經打出了殘影。

這一度把皮克三叔打的猝不及防!

路人把垃圾重新丟回了地面,隨後,邊打掃,邊觀看着他們的搏鬥?!

「我就說嘛,大高個,怎麼可能這麼菜?」

「咱們別靠近,免得傷及無辜!」

皮克三叔被逼到了牆邊,朝着潘子吐了一口濃黃色的老痰,臉上不再輕視。

「你小子倒是個練家子,想不想跟我混,保你凌駕於吳家之上!?」

「滾。」潘子冷喝一聲。

「很好!」

皮克三叔等潘子一個蓄力左勾拳,快打到他自己面門上的時候,突然身形一閃!

竟避開了潘子的絕殺一擊。

緊接着,

皮克三叔在潘子左邊,以迅雷之勢的速度,用右拳猛烈轟擊潘子的腹部!

這瞬間的疼痛感令潘子說不出話來,只覺得眼前的畫面已經定格了。

而潘子疼到五官扭曲,半弓着身子,來撫摸腹部,想以此來緩解疼痛感。

與此同時,皮克三叔抓住了潘子的空檔期,用一招側身飛踢。

其力道居然把狀態不佳的潘子,逼退了五六米左右,要不是吳邪及時接住,恐怕會落個腦震蕩,或者是植物人,也不為奇。

潘子眼神迷離,「小三爺,抱歉,我潘子給你丟臉了……」

說完,潘子艱難的站穩腳跟,用自己那傷痕纍纍身軀,擋在了吳邪前面,

「小…三爺,你快…走。」

「去找三爺,我拖住……」

潘子話還沒說完,就感覺臂膀被人輕輕拍了一下。

疑惑的他扭過頭,想說些什麼,但又不知道說什麼,只覺得吳邪氣勢變了。

如果,

先前是人畜無害的小奶狗,那現在就是無所畏懼的大灰狼。

「小三爺,你你……你這是!?」潘子滿臉都是詫異,「小三爺,他不是善茬呀!」

「我知道。」吳邪眼神堅定,迅速用左手把黑框眼鏡給拿了下來,「潘子,幫我代為保管。他想玩,那咱們就玩玩唄!」

潘子失魂落魄,再綜合以前對吳邪的成長經歷來判斷,

他是不可能,打贏那個鬼東西的。

更何況自己是退伍軍出身,也沒能在那個鬼東西的手裡,佔到一絲便宜。

完蛋。

小三爺要是有個好歹,那自己怎麼跟三爺交代。

潘子拿起地面上的板磚,慢慢的挪了過去,儘可能幫到吳邪。

只見吳邪完全不害怕,嘴角邊洋溢着一絲邪笑,「你是為了帛書來的嗎?」

皮克三叔神情一愣,「啥帛書?我看是你腦子秀逗了吧?!」

「我不知道你小子怎麼活過來的?明明那天晚上我可是足足勒了十分鐘呀!」

皮克三叔斜眼冷瞪,「果然能被它注意到的,都不是一般人。」

「它是誰?既然不是為了帛書而來,那為什麼要痛下殺手!?」吳邪抓到關鍵信息點。

從皮克三叔的零碎信息來猜測,他根本不知道有帛書這回事。

也就是說,他有更深層次的秘密,也許他就只是想吳邪,從世界上消失而已。

皮克三叔打量着吳邪,「你想知道,那我偏不告訴你。」

「對了,你哪天有空,我想給你送個鐘,不知你意下如何。算了,就今天吧。」

皮克三叔從腰間掏出了麒麟刺,路人看到這種情況,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了。

「我去,動真傢伙了!」

「還愣着幹嘛,趕緊報警呀!」

「這小白臉,估計也玩完了。」

吳邪用系統加持的格鬥技巧,根本就不虛皮克三叔,自然和他迎面對上。

就這樣,雙方打的有來有回,

可每次皮克三叔用麒麟刺,扎過去的時候,都能被吳邪輕鬆躲開。

只因吳邪使用的格鬥技巧正是武當太極拳,其優點更是能做到,以靜制動,以柔克剛,那拳法就如行雲流水般的綿綿不絕。

這一幕看呆了潘子,「小三爺,不是知書達理的少年郎嗎?怎麼會太極拳?」

他居然能壓制皮克三叔的攻勢!?

「好一個標準的左右野馬分鬃。」

潘子完全震驚了,看來吳家不養閑人,個個都是合則天下無敵,分則各自為王。

皮克三叔看到這種剛柔並濟的打法,直罵道:「吳家小子,你怎麼跟個娘們一樣?」

吳邪依舊從容不迫地揮舞着太極拳,一度把皮克三叔打到節節敗退。

就在此時,

吳邪雙手往前一推,那皮克三叔就應聲倒在了地面上。

吳邪居高臨下的審視着皮克三叔,「說,你究竟是什麼人?」

皮克三叔沒有回答,見他雙腿猛然發力,瞬間帶動了身體,竟直挺挺的站了起來。

傳聞中的,吳家小三爺,是大家閨秀,手無縛雞之力,今日一見果真上當。

就是沒想到,吳邪居然有這樣的本事?!

說好的,是個入世未深的小白臉呢?

皮克三叔見情況不對勁,趕忙轉身選擇翻牆而逃。與此同時,吳邪快步走上前,只聽聞嚓的一聲,皮克被扯掉了。

此時,皮克三叔坐在牆上,那結實的肌肉,竟若隱若現的,呈現出某種動物紋身?!

也就在一瞬間,

皮克三叔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而潘子罵罵咧咧的,竟也想翻牆跟過去。

吳邪獃滯住了,「他有紋身?!」

雖然剛才看的有點不太清楚,但能肯定的就是他有動物紋身?!

吳邪現在只想到了幾個可能性,

第一,就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