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掌握了言出法隨》[當我掌握了言出法隨] - 第2章 那麼大個聯繫人怎麼找不到了啊

同一時間,三相市,某處不知名的建築內,一個空間碩大的大廳中,一塊巨大的屏幕周圍圍環繞着上百個小顯示屏懸掛在牆壁上,屏幕上顯示着不同的監控畫面,有的顯示着不同地點的地圖,有的顯示着密密麻麻的標記點,有的顯示着各種不同的數據。

顯示屏前是一排排操作台,一群身穿白色風衣的人在操作台進行不同地操作,隨着他們的操作,顯示屏畫面也隨之發生變化。

操作台後方站着一群穿着各色兜帽風衣的人。

一個穿着白色風衣,胸前佩戴着黃色刀型胸針的中年貌美女子,旁邊並排站着一個穿着黃色兜帽風衣,衣領處綉有刀型標誌的中年壯漢。兩人身後站着十幾個穿着紅色兜帽風衣年齡各異的男男女女們。

一群人盯着眼前畫面不停發生變化的屏幕,氣氛沉重壓抑,所有人大氣都不敢喘,隨着時間流逝,屏幕中畫面變化逐漸減少,最後趨於穩定。

白風衣中年女子從口袋掏出一包女士香煙,拇指一彈,挑出一根香煙叼在嘴裏,在衣服各個口袋尋摸了一會兒也沒找到打火機,用手肘輕輕撞了一下旁邊的壯漢,叼着煙道:「莫千戶給個火,打火機不知道又被那個沙比順走了。」

黃色風衣壯漢莫千戶嘴角抽了抽,想說什麼,但是又覺得只會自討沒趣,索性也懶得說了,無奈地伸出食指遞到白色風衣女子面前。

「蓬~」

一聲細微的聲音響起,莫千戶食指上冒出一小簇橘黃色的火焰。

風衣女子伸頭湊過去,點燃香煙,美美地吸了一口,吐出一個煙圈,看着大廳中的巨屏再次開口道:「莫千戶,第三次圓月之潮已經步入尾聲了,這次覺醒者數量更多了,我們人手很吃緊,天運教的那些傢伙肯定會伺機而動,抓緊時間行動。」

「天運教的老鼠敢來,來一個殺一個。」壯漢莫千戶開口道,聲音渾厚,「希望這次可用的苗子多一些,局裡需要更多新鮮血液。」

莫千戶一揮手,帶着身後十幾個紅色風衣人快速離開。

………………

第二天,陽光通過窗戶灑進房間,林小湖還保持着昨天晚上地姿勢趴在桌子上。

「你怎麼睡得着的?你這個階段,階段~階階階段~你睡得睡得睡得着覺~……」

一陣用中年大叔聲音做的鬼畜鬧鈴聲,在租房中放肆地吵鬧着,足足響了大半個小時,林小湖才迷迷糊糊地醒過來。

林小湖晃了晃還陣陣劇痛的腦袋,眯着眼睛望向窗外,聲音嘶啞地脫口而出:「哇,好刺眼的月亮啊!」

隨即聽到還在響着的鬼畜鬧鈴,愣了一下,覺得不對,又改口道:「哇,好大的太陽啊。」

「好大的太陽?太陽?」林小湖更覺得不對勁,馬上拿起手機看了一下,顯示時間八點十三分,「八點十三分,還好……個屁啊!上班要遲到了啊!」

林小湖關掉吵鬧的手機鬧鈴,心裏飛快的計算着:「公司九點上班,洗漱十分鐘,通勤一個小時,早餐……還算個屁啊,百分百遲到了。老子的全勤又要沒了啊!」

「全勤?」林小湖又愣了愣,「這個月我請了七天假,休了兩天,早就沒全勤了啊,我慌個鎚子啊!」

林小湖放鬆下了,反正全勤早沒了,遲到就遲到吧。不過一想反正都要遲到了,乾脆請個假算了。

一邊編着請假的理由,一邊熟練的點開通訊錄,滑到一個備註「SB主管」的號碼正要撥過去,看到最後通話時間是八月二十日,林小湖再次愣住。

「不對啊,上個月臨時請假去參加舅姥爺的喪事,SB主管說沒提前報備不給批假,已經辭職了啊!」林小湖舒了一口氣,「我早就沒工作了啊,假都不用請了!」

緊接着,林小湖察覺到不對勁:「辭職這麼久了,我早就適應了,為什麼我的記憶還會出現偏差啊。」

他環顧了四周一下,心頭疑惑更甚:「昨天晚上我幹嘛來着?怎麼會趴在桌子上睡覺?」

一時間居然想不起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而且一想就腦袋發痛,像是有根棍子在腦袋裡攪了一下,正當他腦袋痛的有點受不了,胸口的黑石吊墜發出蒙蒙毫光沒入他的身體。

隨着黑石吊墜傳遞的毫光,林小湖頭痛欲裂的腦袋感覺到絲絲清涼,這絲絲清涼讓他的頭痛緩解了很多,思維記憶也越來越清晰,像是有把梳子輕輕地將他腦海中錯亂的東西梳理整齊,昨天昏迷前發生的一切慢慢全部回憶起來。

「卧槽,還好不是猝死!」林小湖鬆了口氣,「電腦手機瀏覽記錄都沒刪,這要猝死了,以後還得社死一遍。」

林小湖還是有個疑問,既然昨天那種情況不是猝死,那他身上發生什麼事了,發生什麼事了,發生什麼事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