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奇案:團寵女判官》[大明奇案:團寵女判官] - 第8章 女兒膝下,亦有千金

南歌聞言,把信收了起來,回道:「在張御史的枕頭下搜到的。

他平時如果在自己的屋子就寢,你們三位夫人,誰與他同床共枕?」

楚月垂眸:「應該是二夫人吧……大夫人睡眠不好,認床。

老爺若是要去大夫人那就寢,都會去她房裡。

我也是一樣,通常不會去老爺的房間。」

南歌從楚月的稱呼和態度中,看出了她在御史府的地位,以及她這個人的性子。

應該是不得寵,又不愛攀好其她兩位夫人。

她對那兩位夫人的稱謂,不親昵。

若是換做旁人府邸的小娘,就算心裏一百個不樂意,面子上,也會稱其她夫人為姐妹,特別是在外人面前。

南歌雙手撐在膝蓋上,站了起來,看向楚月,突然厲聲問道:「你和張子良,什麼關係?!」

楚月渾身一抖,顯然是被南歌嚇到了。

她的腳,往後瑟縮了一下,緊抿着唇道:「大人想多了,我們之間沒有任何關係,他是御史府的嫡子,我是他的三娘。」

「但他很關心你。」南歌直言不諱。

楚月垂首,思量再三後,沒有否認。

南歌輕吐了一口氣,看來自己是猜對了,這些個男女之間的事,她只能瞎猜。

因為她發覺,只有情愛,是沒有痕迹可循的。

也是他們查案,無法估量的事情。

「所以你和張大公子……」

「清清白白!」楚月立刻道,打斷了南歌的話。

她旋即軟了言語,央求起來,「大人,我和子良沒有做任何對不起老爺的事。

我與大人坦誠這些,還望大人體恤,不要告訴御史府的人,尤其是大夫人。」

楚月突然跪爬到南歌腳邊,抓住了對方,竟還要磕頭央求。

南歌微訝,沒料到楚月,會有這番過激的舉動。

楚月方才怕成那副樣子,有可能被逼供,也沒如此央求過自己。

怎麼一提及張子良,她就這麼緊張了。

南歌心下琢磨,或許,楚月怕被浸豬籠吧。

女人的名節,比命大。

「我不會說出去的。」南歌開口,叫住了磕頭的楚月。

楚月忙抬起頭,感激的望向南歌:「多謝大人。」

她作勢還要磕頭道謝,被南歌用刀鞘攔住了動作。

南歌微微施力,用刀鞘,扶她起身道:「女兒膝下,亦有千金,我還不值得你跪。」

楚月怔愣了片刻,看向眼前鎏金錯銀的刀鞘,緩緩站直腰身。

「我最後再問你一句,張御史的死,與你有關嗎?」南歌問道。

楚月攥緊兩隻手,低垂着眉眼,搖了搖頭。

南歌收回刀鞘,掃了眼對方緊攥着的手,沒有說話,而是攤開自己的掌心:「你剛才拽我衣擺的時候,是不是拿走了什麼東西?」

楚月慌亂的抬起視線,許久,才顫抖着雙手,把豆腐塊大小的紙張,還給了南歌。

「噗通」一聲,她又跪了下去:「對不起大人,我……我也是逼不得已。

是子良要我,有機會就偷走你腰間的畫像。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做,但老爺的死,的確與我無關。

我相信,子良也絕不會做出,弒父這種大逆不道之事!」

南歌把畫像收了回來:「你說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