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奇案:團寵女判官》[大明奇案:團寵女判官] - 第6章 陸醫官,謹慎驗屍

南歌暗忖:難道是張朝禮有事耽擱,沒來得及把信送出去?

不對,他都能與同僚一起吃酒,既然有要事約人,為何會擱置呢?

信上只寫了時辰,卻沒有日子。

也有可能,張朝禮打算約這人在明日或後日相見。

南歌暫且沒想清楚,作勢將信收起。

在收信的時候,她突然停下動作,把信箋湊到鼻尖嗅了嗅,有淡淡的檀香味,還有比較醒腦的氣味。

南歌若有所思的補充道:「再跑一趟御史府,把府里所有的香料,一併帶回來。

還有,將巡城校尉,杜歡,也請來問話。」

「是。」面前的錦衣衛抱了下拳,帶着幾位兄弟離開。

南歌繼續作畫,空閑時,順手去拿紙包里的蜜餞。

不知不覺間,她就吃完了所有的蜜餞。

擦了擦手,南歌完成了今日的作畫,她起身走到院子里,查看那些被帶回來的鞋子。

鞋子擺滿一排,她找到楚月的名字,彎腰查看。

那隻繡鞋周圍,已經陸陸續續招引來蟲蟻。

南歌證實了自己的想法,鞋面上果然是酒水。

烈日當空之下,鞋面上的酒水和氣味,經過一段時間的暴晒,基本已經揮發掉了。

所以螞蟻們,也開始啃食起她鞋底的甜糕渣子。

南歌又看向鞋面,酒水揮散後,可以清晰的看到繡鞋上的污垢。

的確很像張朝禮嘴邊的嘔吐物,一個顏色。

南歌繼續觀察,發現有一隻螞蟻爬上了鞋面,沒過多久,便不動了。

死了?

南歌眼前,忽然一亮,有毒?張朝禮是中毒身亡?

南歌快速掏出一條巾帕,將鞋面上的污垢擦拭下來,包在帕子里。

她站起身,隨手取出鸞帶里的畫像,展開後,拿起腰間的狼毫筆,在上面描摹着什麼。

隨後,又將畫像摺疊成豆腐塊大小,塞進鸞帶中,快步走去驗屍房。

就在此時,北鎮撫司的屋檐上,有一個蒙面的黑衣人,正鬼鬼祟祟的趴在屋頂處,把南歌的一舉一動,盡數收在眼底。

旋即,他縱身一躍,離開了這裡。

黑衣人離開不久,隱在樹上喝酒的沈東君,突然睜開眼睛,將手裡的空酒壺,甩落在地,迅速跟了上去……

「啪」的一聲脆響,南歌停住腳步,回頭看向不遠處的地面。

發現是沈東君的酒壺,碎了一地。

她抬頭望了眼屋頂,知道沈東君,捉「魚」去了。

南歌笑了下,收回目光,這次的魚兒,上鉤可真快啊。

他邁着步子,來到了驗屍房。

不出所料,陸中焉並沒有給屍體開膛剖肚,而是在認真觀察,檢查屍首的口鼻。

南歌在踏入驗屍房的時候,陸中焉正用一根銀針,探入死者的咽喉。

北堂淵和傅西沅,站在他身邊。

南歌迅速走上前,打開手裡的巾帕,直接遞給陸中焉看:「楚月鞋面上的污穢,螞蟻食用後不久,便被毒死了。

你勘驗一下,是不是張朝禮嘴邊的嘔吐物?」

陸中焉接過南歌手裡的東西,仔細看了看,旋即,將屍體口中的銀針,拔了出來。

大家都湊上前,發現針尖已經變黑。

見狀,一側的傅西沅開口道:「張朝禮,果然是被毒死的!」

陸中焉瞄了眼對方,擺了擺手:「《洗冤集錄》記載,插入死者咽喉的銀針變黑,也有可能是屍體腐爛後自帶的濁色。

但這種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