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奇案:團寵女判官》[大明奇案:團寵女判官] - 第5章 御史府,疑點重重

「疑點三,就是御史府里那些親眷們的反應。

刑部的人剛把屍體送回府,他們就替張朝禮擺好了靈堂,急於下棺,這不合常理。」

南歌看了眼旁邊的傅西沅,繼續道,「我和傅姐姐離開靈堂後,聽到大夫人王敏芝,哭天搶地的喊聲。

聽她的語氣和態度,十分憎惡東廠,並認為我們和東廠勾結在一起。

張朝禮彈劾了太子身旁的親信徐友,眾人皆知,太子黨又與東廠不和。

這其中,有沒有關聯呢?

張朝禮與東廠,在彈劾徐友這件事上,目的一致。

至於張朝禮有沒有與東廠的人勾結,我們還需另行偵察。

王敏芝身為張朝禮的大夫人,娘家又是在朝為官的,她不可能不知道其中的利害關係。

但她卻對東廠如此憎惡,就像傅姐姐說的那般,張朝禮有可能是被東廠威脅了,事成後,又被東廠害死。

疑點四,是三夫人楚月鞋面上的污漬,她腳上的污垢究竟是不是張朝禮的嘔吐物,尚待查證。

張朝禮三位夫人的反應,也很奇怪。

二夫人柳宛萍,急於幫楚月回話,而楚月十分膽怯,總躲在人後。

大公子張子良,對楚月的態度,也比較可疑。」

北堂淵安靜的聽着南歌的闡述,瞄了眼對方,立刻抓住重點:「所以,你更傾向於張朝禮的死,與太子殿下無關?」

「沒查實之前,我不下定論,只言推測。」南歌輕聲回道,看向屋外,她在等搜查御史府的錦衣衛們回來。

她想知道,在御史府還能搜出什麼蛛絲馬跡。

等線索齊全,驗明死因,再去提審楚月和張子良。

傅西沅噙笑,看了眼北堂淵,知道北堂老大,在計較南歌對太子殿下的態度。

那位太子殿下,因為之前的案子,承蒙南歌協助,躲過了一場刺殺,便對南歌有了感激之情。

太子越是對南歌感興趣,北堂老大就越是緊張。

也難為北堂老大會這般緊張了,誰讓南歌在其他事上,心思單純。

太子殿下何許人也?那是儲君啊。

就南歌這清心寡欲的性子,怎能羊入虎口,進那深宮?

傅西沅也認為,南歌還是離太子殿下,遠一些好。

天,有點悶熱,傅西沅索性解開了下顎處的細繩,將官帽摘下。

她五官小巧,姿色天然,乍一看,宛若頂着一頭白髮的妙齡少女。

傅西沅一手抱着官帽,一手在臉側扇風,目光掃過北堂淵桌案上的畫像。

她眸色微沉,走到桌案前,問向北堂淵:「又是東廠的人送來的通緝畫像?」

北堂淵點了下頭應道:「魏公公又找畫師,根據當年嬰孩的模樣,測畫出了一堆成年的女子畫像。」

傅西沅打量着畫像上的女子,這幾幅畫中的女子,五官雖然相似,但眉眼都不相同。

唯一相同的特徵,就是臉上,均有一道傷痕。

據悉,當年在追殺謝家的時候,魏顯手下的弓箭手,傷了襁褓里嬰孩的臉。

但不知道,具體傷了哪裡。

那個嬰孩,被身負重傷的老奴救走,至今沒個下落。

「呵~」傅西沅冷哼一聲,「魏顯是做了虧心事,夜不能寐吧。

找了這麼多年,還在找謝家的遺孤,是怕找他索命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