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奇案:團寵女判官》[大明奇案:團寵女判官] - 第3章 黑無常,「強搶」棺木

「既然如此,就將三夫人帶回鎮撫司。」南歌向身後的錦衣衛命道,「御史府上下,全部人的鞋子,都取證一隻。

御史府暫且封門,外人不可隨意進入,府中人,亦不可外出!」

言罷,南歌轉身邁出了靈堂,徑直去往前院的涼亭。

她要查實王敏芝所說的甜糕,是否真的在涼亭那邊,被野貓撞落在地。

御史府的人還未反應過來,那位三夫人楚月,就被錦衣衛們,一左一右架走了。

張子良大吃一驚,匆忙追到南歌身前,大着膽子攔住對方去路:「大人!為何要帶走三娘?她向來與父親和睦,怎會害他呢?!」

南歌看着眼前之人,審視了一會,饒有興緻的反問道:「我什麼時候說,是她害了張御史?

我只是請三夫人,跟我們回司衙一趟。

並想問問她,為何滴酒不沾的她,鞋子上,會灑了酒漬呢?」

南歌抬起手,指向棺木,言辭清晰,「張御史的嘴角邊,有嘔吐物。我推斷,應是他酒醉作嘔。

而三夫人的鞋底,雖然與其她兩位夫人一樣,都沾有相同的糖膏。

但地面的螞蟻,卻唯獨避開了她的鞋子走。

請問張公子,這是為什麼呢?」

張子良茫然的立在原地,不知該如何回答。

南歌繼續道:「因為她的鞋面上,有螞蟻厭惡的氣味,我瞧着,像酒類的污漬。」

聞言,張子良才反應過來,旋即道:「或許是三娘,替別人打酒,不慎將酒,灑在了鞋面上,這證明不了什麼!」

張子良焦急的看向被帶出府門的楚月,忙替她解釋。

一旦被錦衣衛帶去詔獄,那就是生不如死。

南歌饒有深意的打量起張子良,緩緩開口:「大公子又不是三夫人,為何這麼了解她的事?你很關心三夫人啊。」

張子良微怔,立時紅了脖子,尷尬的看向周圍投來的目光,忙辯解道:「父親剛過世,我身為張家的長子,自然要護府里的所有人!

三娘是父親生前最疼愛的人,若她出了意外,我如何面對九泉之下的父親!」

南歌點了下頭,附和道:「嗯,在理。」

張子良見狀,長吁一口氣,心道:這位女判官也挺好遊說的。

豈料,南歌又道:「既然大公子如此講理,本官想聽聽大公子說理。

來人,把張大公子,一併帶回鎮撫司!」

「是!」

「嗖嗖」兩聲,張子良左右兩側,多了兩名錦衣衛,將張子良直接架走。

張子良愣了一會,立刻掙扎道:「南歌!你憑什麼胡亂抓人?唔唔唔~」

「吵死了。」陸中焉走到張子良身側,在自己腰間扯下一塊不知道干不幹凈的白布,塞進張子良口中。

張子良的聲音被堵在了喉嚨處,蹬着兩條腿,就被錦衣衛拖走了。

南歌也離開了靈堂。

陸中焉見南歌走了,快速彎腰,拿起地上的兩個錦盒,回頭吩咐身後的錦衣衛們:「把屍首也抬回去。」

王敏芝一看這陣仗,沒了方才的穩重,立刻衝過去,護住棺木,大聲喊道:

「誰都不許帶走我家老爺!你們這群天煞的錦衣衛,沒一個好東西!

你們枉費聖上的信任,甘願淪為東廠的走狗!

我看你們不是奉聖上的令,是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