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奇案:團寵女判官》[大明奇案:團寵女判官] - 第2章 蟻繞繡鞋,南歌生疑

南歌問旁邊的護衛要了一份刑部的卷宗。

她邊翻閱卷宗,邊問向王敏芝:「從刑部的結案陳詞看,張御史昨夜和同僚飲酒,約在子時三刻(23點45分),從酒樓出來。

一直到丑時初(凌晨1點),他才出現在御史府附近,結果,突然失足,掉進了河裡。

方才夫人說,刑部把屍體抬回來的時辰,是在寅時三刻(凌晨3點45分)。

然後,你們就立刻擺了這個靈堂,對嗎?」

此案的疑點之一,便是張朝禮從酒樓出來後,去了哪裡。

就算是步行回府,也不至於費這麼久的時間。

所以,南歌必須要問清楚。

聽了南歌的問話,王敏芝不假思索的點了下頭。

一側的張子良,語氣落寞的補充道:「對,這就是我爹發生意外的經過。

發現我爹屍首的,是巡城校尉杜歡。

他在巡城的時候,路過我們御史府,看到有個身影,從附近河畔的護欄上,掉了下去。

杜校尉立刻趕去救人,把我爹從河裡撈了上來,誰料我爹他,就這麼咽了氣,杜校尉就直接報官了。

當時,他來府里找過我,我就和杜校尉一起去了刑部,處理善後的事宜。」

說話間,張子良噙滿了淚光,抬起袖子,用力蹭了一下眼眶,敘說著幾個時辰前發生的事。

南歌看向御史府的這些人,幽幽開了口:「短短三個時辰,發現屍體,送去刑部,刑部的人結案了。

你們也為張御史,搭了靈堂,又買了一口上好的棺木。

三位夫人和公子都披麻戴孝,傷心欲絕的守在這靈堂前。

我很想知道,是哪家棺材鋪,這麼早就開門營業呢?

還是說,你們事先知道他會遇害,所以提早就為張御史,買好了棺材?

張御史昨夜這麼晚都沒有回府,府里的幾位夫人們,可真放心,就沒派人去找他嗎?」

南歌連問了三個問題,語氣清冷,給人一種咄咄逼人的壓迫感。

三位夫人的臉色,都不太自在。

大夫人王敏芝率先回應道:「老爺的棺木,是府里之前就準備好的。

老爺並不忌諱這些,早在兩年前,就給自己備好了棺木。」

王敏芝說到此處的時候,輕嘆了口氣,「老爺他為人剛直,又是都察院的左都御史,有彈劾百官之責,得罪的人,不在少數。

所以棺木,早就預備了,至於老爺那麼晚沒有回府……」

王敏芝支支吾吾着,沒有再說下去。

二夫人柳宛萍,則低聲嘟囔道:「誰知道老爺那麼晚,又去陪哪位姑娘吟詩作對了,誰能管得住他。」

「張御史還有這癖好?可我聽說,張御史雖然嗜酒,卻從不喝花酒。」南歌看了眼柳宛萍,把刑部的卷宗,直接給撕了。

無用的結案陳詞,荒唐又可笑,留着,也是廢紙一張。

柳宛萍瞧着南歌的動作,傲慢道:「這位大人,與老爺同床共枕的人是我,不是你,我自然比你了解他的事。」

南歌聽柳宛萍這個態度,也並未生氣:

「沒錯,我並不了解張御史。

但我們的驗屍官,或許會比你,更了解你們家老爺。」

南歌看了眼不知何時溜到棺材前,正查驗屍體的陸中焉。

御史府的人,均是臉色一僵,愕然的看向突然出現的人。

只見那位驗屍官,身長七尺,眉眼清秀,文文弱弱的像個書生。

他身披一斗篷,身邊放着兩個錦色盒子。

隨着他掀開斗篷的不羈動作,腰間的木牌,也露了出來——北鎮撫司,陸中焉。

陸中焉,北鎮撫司五大刑案使之一,專管驗屍的活計,被稱為「笑面醫官」。

據悉,他之前是太醫院的首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