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着神犬回唐朝》[帶着神犬回唐朝] - 第9章 論賭博的危害

早就將兩張桌子拼在一起的魏、段二人,停下手中筷子,拿起酒杯飲了一口。

在櫃檯前站着的沈浪也是暗暗嘆氣「賭博害死人啊,什麼小賭怡情,大賭才傷身,純屬扯淡!」

兩人見沈浪如此的氣憤,皆是驚奇不已,難道這位廚藝非凡的店家也被坑害過?

魏徵心思活絡的接上話:「是啊,賭這個東西不能碰,朝廷也是屢禁不止。」

「那是方法不到位!」沈浪口氣之大,如同大海。

「哦,不知小店家有何妙招?」魏徵的眼中閃過一絲狡黠。

反正閑着無事,還不如逗逗這個小店家。

沈浪一下子來了興緻,身為21世紀的人才,生活在世界上最安全的國家,怎麼會不懂這麼簡單的道理。

沈浪搬了個小凳子,坐了過去。

「賺了錢得去做些高點的桌椅,這小木墩子坐着忒難受。」

發完牢騷的沈浪接著說道:「首先我們要先明確一點對於賭我們一定要做到提前預防、隨時打擊以及幫助戒賭。」

沒想到沈浪竟然真的說出了點門道,魏徵收起了輕視之態,準備好好聽一下沈浪的法子。

沈浪不知道魏徵的小心思,還在侃侃而談:「預防,我們就是要廣而告之大家,賭博是有危害的,並不是什麼小賭怡情。而是碰之就會傾家蕩產,妻離子散,甚至丟掉性命。」

「怎麼會丟掉性命呢?」段成天不太理解。

「傻啊,一個人沒錢了,卻又想賭,那隻能鋌而走險的去偷盜搶劫啊。被官府抓住,不就丟掉性命了。」沈浪一挑眉。

挨呲的段成天手一攤,示意沈浪繼續說下去。

「再者就是立法,將賭博納入大唐律法中,嚴格的監管,尤其是官府任職的人員。只要他們不賭博,下面的賭坊就沒有了保護傘,自然輕鬆打擊掉賭坊。」

喝了口水潤了潤潤嗓子。

「再個就是對於有賭癮的人,官府可以單獨成立一個戒賭所,把他們收歸過來,統一的進行管理,幫助他們戒掉賭癮。」

聽到沈浪提起戒賭所,魏徵情不自禁的拍起手,「這個戒賭所好,可以監管他們賭徒戒掉賭癮,也可以讓其他的人看看賭博會把人害成什麼樣。」

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只不過,如果人數太多的話,官府不一定能承擔的起這個花費。」

剛經歷過蝗災的大唐,生氣還未完全恢復,對於財政來說確實是一大挑戰。

沈浪思考了一下,便有了主意:「官府可以承擔一部分,既然打擊賭坊,那必然會將賭坊的錢財納入財政。還有就是主動送入戒賭所的,可以適當讓他們自家承擔部分花費,相比較賭博失去的錢財,我想大部分家庭是願意的。」

魏徵輕輕的點了點頭,看着沈浪,等着沈浪繼續發表看法。

見二人都盯着自己,沈浪肚子里的那點關於賭博的東西都已經禿嚕出來了,只能是說道:「辦法我還有好多,只不過大體方向就是這樣了,反正你們也做不了主,聽聽就行了。」

對於二人,沈浪覺得他們並不能上達帝聽,還頗為惋惜。卻不知道,身邊坐着的小老頭可是能直面進言的魏諍臣。

再說了,哪怕是真的要讓自己拿出更多辦法來,自己不是還有神犬123嗎。想起123,沈浪又氣憤起來,人嘲笑自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