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着神犬回唐朝》[帶着神犬回唐朝] - 第10章 要被下大牢了?

李世民決心採取魏徵的策論,但是又不能操之過急。

長安城看似在他的管理下風平浪靜,但作為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都市,外番湧進,魚龍混雜,暗藏的情況誰也不知道有多少。各種關係紛亂錯雜,稍一不慎,就會牽一髮而動全身。尤其是對賭坊這種產業動手,更要小心翼翼。不用多想,也知道這些喪盡天良的**背後,定牽扯着朝堂上某些人的利益,說不定皇家之人也會摻和其中。

頓思了一會,李世民決定還是穩妥的處理好,招手吩咐道:「去,把長安所有的賭坊,不管明面上的還是暗地裡的都給朕查清楚。」

大殿中除了魏徵跟李世民外空無一人,可端着禮儀的魏徵卻絲毫未動。

空蕩的大殿中傳來一聲「諾。」

魏徵知道這是李世民的暗衛行動了。

雖說魏徵在玄武門之變前是前太子李建成的鐵杆擁護者,但是李世民登基後,三番五次的禮賢下士,加上對天下百姓的胸懷,魏徵風向一轉,現在是對李世民忠心耿耿,雖說兩人在朝堂上多次意見不合,那也是做給旁人看的。

再說說暗衛,身為秦王的李世民對於大唐的統一,功不可沒。其中最精銳的兩支部隊,一支為赫赫有名的玄甲軍,另一支則頗為神秘,乃是被李淵封為天策上將時,成立的天策軍。

而暗衛的前身就是這支神秘的天策軍,裏面基本上都是李世民招攬的江湖高手,其教頭楊寧武藝更是驚人。這支神秘部隊,在成功把李世民送上帝位後,便漸漸隱藏起來,作為李世民的情報組織。

大殿上。

李世民處理好公務,慵懶的伸了個懶腰,看着仍站在底下的魏徵,輕聲說道:「走吧,今日正好處理完手頭之事,你與朕一道出宮走走吧。」

皇宮為囚牢,困住了一大群想要上位的可憐人。婢女奴才一進宮,終身無望。就算是貴為妃子、貴人也是難以出宮。雖然不是開國皇帝,但是作為大唐最有話語權的的李世民想要出宮,還沒有任何人敢阻攔。

換好便服的李世民帶着魏徵出宮而去。

身着藏青色圓領袍的李世民走在崇仁坊,天色還尚早,路上的商客熙熙攘攘。或許因旁邊平康坊的緣故,崇仁坊也顯得歡聲笑語。

指着前面一座二層小樓,「走吧,進去嘗嘗號稱長安第一樓的美食吧。」

魏徵看着眼前的雲來酒樓,有些不願。若是之前沒有嘗過沈浪美食城的食物,魏徵肯定十分歡喜,畢竟李世民請客,這是莫大的榮耀。可是一想到沈浪的手藝,魏徵定了定神,朝李世民大膽的進言道:「二爺,我有一地方推薦,可堪稱天下第一美食。」

「哦?」李世民皺起眉頭,嘖嘖不服道:「難不成還能勝過我宮中尚食局?」

魏徵抬手摸着鬍鬚,輕輕一笑:「微臣不敢誑語,二爺若是不信,咱們可以偽裝身份去嘗上一嘗。」

被勾引起興趣的李世民點頭應了下來,若說心裏不好奇那才怪了。

只不過若是不如魏徵口中所說的美味,定要好好懲戒其一番。

魏徵見李世民應允,便帶着他去了美食城。

到了懷貞坊的時候,李世民的眉頭就微微皺了起來,懷貞坊雖然不是下坊,但是跟剛才的崇仁坊相差甚遠,如此地段能有何種美食?

等到了沈浪食肆門口,李世民的眉頭就皺的更緊了,看着李世民的樣子,魏徵緩緩開口了:「二爺,看起來此店有些破落,但是裏面的吃食絕不會讓你失望。」

李世民疑惑的點了點頭,跟着魏徵走了進去。

此時,食肆里並沒有客人,這年頭百姓出來下館子還是少之又少,有錢人也大多數去了崇仁坊或平康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