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話水滸:我是西門慶》[大話水滸:我是西門慶] - 第8章 巡檢使夜逛鎮紅樓

吳忠騰的寨營位於吳庄村,說是巡檢使,聽着霸氣,實則也就300來人的隊伍。

不像北宋的正規軍,地方的治安部隊,難聽點就是個野種兵,沒有軍餉,沒有正規的服裝,聚在一起,說他們是一群強盜也沒人反對。

這些兵,平時沒有仗打,就下田種地,就算要打仗也只是運運糧草,製作兵器。

聽說吳巡檢的女婿接替了巡檢使的位置,這些人沒有太多反對,估計吳忠騰平時待人接物比較得人心。

西門德帶着被遊說過來的武都頭,吳月娥兩姐妹等人到了營寨。

一個約莫20歲的小生跑了過來,「月嬋!」

西門德見這小生看吳月嬋的眼色有些愛意,態度恭和,估計對吳月嬋有些不可描述的想法。

吳月嬋對這位小生明顯沒有太多心意,兩眼冒着的都是武松的影子,「這是爹爹手下的副巡檢白連州。」

說完又對着白連州說道:「這位是新任的巡檢使西門德,……也是我姐夫。」

白連州聽到新任巡檢,臉色沒有太多波瀾,但聽到姐夫二字卻顯得格外激動,對西門德彬彬有禮。

西門德不禁感嘆,又是一個舔狗,為女所求,千刀萬剮也不惜。

隨後西門德被領着參觀了營寨,簡陋且雜亂,跟土匪窩沒有兩樣。

「白連州,這營寨為何這般簡陋?」西門德實在看不下去了。

白連州:「實在沒辦法,無錢無勢,大家都是混口飯吃,不然吳巡檢也不至於把女兒……」

吳月娥插話道:「常管家,把我家官人的犒勞銀兩和物資發下去,讓大夥樂呵幾天。」

錢財是敲門最好用的武器,僅一天時間,300多個人就對西門德膜拜有加。

西門德讓武松挑了二十來個好手,留有他用。

因為吳月嬋處處跟隨着武松,就像鄰家小妹一樣親切,且言語愛意。白連州看武松的臉色變得異常猙獰,陰沉的像與武松有殺父之仇。

隨後幾天,吳月娥交代常管家相關事項,武松負責20個好手的訓練。

半月後,西門德引着一群人往東京而去。

宋朝的東京很繁華,夜生活異常豐富。傍晚時分,行人不再形色匆匆,而是游態十足。

四周燈火通明,歌樓琴簫琵琶聲不絕於耳,喧鬧聲不亞於量販式KTV裏面的「兩隻蝴蝶」,西門德不禁感嘆,「這和現代的大唐不夜城有的一拼!」

文人墨客的天下,貪念風情那是人生必不可少的過程。宋詞文藝能得到快速發展不是沒有原因的,貪圖享樂而表露出的詩情畫意,往往意境至深。

西門德領着易枝花,懷裡揣着很多票子,正往鎮紅樓趕去,和文人騷客一樣,也想目睹一下天下名妓的風采,美人入懷,向來是西門德至死不渝的追求。

「老爺,你不是說,對愛情,你是忠貞不渝的嗎?堅決只愛吳娘子不是你寫在床頭的座右銘嗎?」易枝花有些不滿。

「我這是去鎮紅樓喝酒,和文人騷客聊聊如何發展縣城經濟!為了一縣百姓,我可是嘔心瀝血啊!」西門德時不時的蹦出現代詞語,別人懂不懂無所謂,不懂才顯得深奧。

易枝花不再糾結,被撩起的小心思,比牛郎看星星還嚮往,「聽說,鎮紅樓有女一枚,名曰李師師,如花如月,讓人如痴如醉!」

「包皮還沒割,就開始發春了!」西門德罵道,這小孩是越來越不正經了。

易枝花:「……這不是你欺瞞吳娘子,騙我來消遣的理由……」

西門德:「我是讓你來付銀子的,這樣顯得我有內涵。不是讓你來上花床的,你還小,利用不當後果很嚴重。」

到了鎮紅樓,門前車馬不息,騷客們爭先恐後的往裡趕,比大媽逛超市還積極……

還沒到門口。

西門德被後來的人撞了一下,力道很足,忍不住踉蹌了一小步。

易枝花直接回頭怒目而視,也不怕遇見地頭蛇。

西門德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