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話水滸:我是西門慶》[大話水滸:我是西門慶] - 第7章 黑巫雙煞西門巡檢

「臭婆娘,你過來,不然連你一起殺!」武大郎面露恨意。

西門德摟着還在驚嚇中的吳月娥,看着這無法表述的場面,怨恨自己為何不賠個幾兩銀子了事,這武大郎絕非電視里演的那脆弱的角色。

如今只能看自己在武松心裏的位置了,如果他也倒戈,今晚是難逃一死了。

潘金蓮還是一副人畜無害的笑臉,痴醉的看着武松那張糾結而又帥氣的臉。突然臉一沉,原本媚意十足的樣子消失不見。

「武松兄弟,小心啊!」

「啊……」吳月娥的驚叫聲。

西門德和吳月娥看的透徹,潘金蓮背後的一隻手不知哪冒出來的一把短刀,正朝武松的後脖子刺去。

武松估計也感受到了危險,頭一歪,短刀擦着脖子而過,頓時血冒了出來。

武松一拳朝潘金蓮砸去,撲了一場空。

「呵呵……可惜了!」潘金蓮已經跳到了武大郎的身後,對着武大郎罵道:「本來想好好玩玩的,被你這傻布丁給攪和了。」

武松捂着自己脖子,血順着指頭的縫隙流了出來,估計沒切到動脈,不然沒救了。

「嫂嫂,你這是為何?」武松喊道,言語絕望,能理解他的心境,很痛苦。

「武松,你沒事吧。」吳月嬋拋下自己受傷頗重的爹爹,跑了過來。

「都去死吧!」武大郎提着剔骨刀,領着再次黑衣人殺來。

「給我圍住!一個不允許跑了!」

一眾官兵匆忙而來。

西門德再回眼時,武大郎和潘金蓮已經消失不見,周圍的黑衣人,連同被砍倒在地的,都沒了蹤影。

「西門大官人,你沒事吧!」一個身着高級巡捕衣服的漢子,走了過來。

「這是張縣尉!」吳月娥小聲的說道。

西門德趕忙行禮,手上的刺痛,讓撐起的手有些發抖,「謝謝張大人,我們性命無礙!」

西門德朝趕來的常管家使了使眼色。常官家很懂事,掏出一打票子,上前稟報情況。

「喀……」吳忠騰咳嗽了一聲,口吐鮮血,傷的不輕,吳月娥和吳月嬋急忙跑過去,扶起癱在地上的吳忠騰。

「黑巫雙煞!消失這麼多年,沒想到跑到這來了。」吳忠騰艱難的說道:「賢婿,我這兩個女兒就交給你了,好生照顧。沒想到我火行郎最後埋身在一場火中……還好挑了一個好女婿……」

最後,不出意外,吳忠騰死不瞑目。至於挑了個好女婿那都是他的自我安慰。吳月娥是西門慶拿一千兩銀子換的。

吳月嬋哭的傷心欲絕。吳月娥還好,畢竟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況且還是賣的!

西門德看着被切掉的手指,絲絲絞痛傳來,忍不住額頭冒汗!心裏想道:「這武大郎真狠,為了幾兩銀子就要滅我全家啊!來了沒幾天,小食指就沒了,要不是有吳月娥,這以後行事都不方便。這筆賬必須要算!」

至於老丈人的仇,也要報,不過是次要的!

張縣尉走了過來,「賢侄,請節哀,明天到縣衙再捋一捋後續之事!」說完看了看常管家,帶着官兵,收拾現場去了。

常管家點了點頭,西門德也沒明白啥意思。

「老爺,獅子樓沒了!」易枝花說道,表情比割包皮還痛苦。

西門德看着還在燃燒的獅子樓,心裏的恨意更深,那都是白花花的銀子!吳月娥倒是看開了很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