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話水滸:我是西門慶》[大話水滸:我是西門慶] - 第5張 獅子樓前三口之家

一切出乎意料的順利,西門德多了一個身手了得的好兄弟。

富貴給了武二,他懂了自然就懂!

「走啦,回縣城!」西門德對着易枝花等人說道。任務完成了,就歸心似箭,何況家有仙妻等安撫。

易枝花看了看身後的酒店,有些不舍,「老爺,這酒店該如何處置?」

「這是我和武松兄弟友誼的見證,你讓吳管家推廣推廣,讓大宋詞人都見識見識這浩瀚長存的友誼!」

回了西門府。

「官人,你去哪了?」吳月娥迎了出來。

自從那日一別,過了好多天了。西門德心裏清楚,這女人可不能冷落了,不然容易出事。「好文好武絕不冷妻」,這是西門德讀水滸的深刻教訓。

「月娥娘子,你瘦了!」西門德撫着吳月娥白凈的臉,眼露深情。

吳月娥羞答答的低頭不語。

渣男!

「你們要不要這麼媚,大白天的能不能悠着點。」易枝花不滿了,青春期的少年最見不得這種場面。

「你小屁孩,怎麼還在這裡!」西門德忘了身後還有個跟屁蟲,「你去邀約一下我岳父,吳巡檢,晚上去獅子樓把酒言歡!」

西門德說完,抱起吳月娥,朝花房而去,也不管白天黑夜,也不管下人們莫名其妙的眼神。

……

「娘子,聽說我們大西門現在很旺?」西門德問懷裡的吳月娥。

「是的,得虧你發明的茅糧液,我們的商號短短几天就覆蓋鄆城郡的所有縣城了。」吳月娥紅着臉,嬌滴滴的說道。

「我們西門家要廣施恩緣,廣交天下豪傑,如今這天下已經不太平,我們要做好準備!」西門德說道。

宋微宗昏庸無能,朝廷奸臣當道,後期金國入侵,遲早天下大亂的。

吳月娥也是個奇女子,一點就通。西門德心裏直罵西門慶不明事理,貪念風塵,讓自己得了便宜,還得賣乖。

二度回春後。

「我老丈爺姓啥?前天被潘金蓮砸的腦子現在還暈乎!」西門德問道。

吳月娥沒有半點疑心,「因為長得彪悍,好使槍棒,人稱火行郎吳忠騰,便是我爹!現任陽谷縣巡檢使!」

傍晚,西門德帶着吳月娥,來到獅子樓。

還沒進門就聽到裏面傳來哈哈大笑的聲音,「那一棍子砸的好,如今我那婿改邪歸正,廣博名聲,回頭我得去拜訪一下武大郎,給他捎半斤虎鞭酒,讓他活虎活虎。」

西門德回頭看了看吳月娥,吳月娥尷尬的笑了笑,「我爹爹!」

進了獅子樓,一個滿臉橫肉的大漢,跟天橋說客一樣,對着下面的一群人,在滔滔不絕的修飾西門德的故事。

「老爺,今天獅子樓在辦恩施會,湊得銀兩都作為大西門粥鋪的善施,您現在可是鄆城郡的大善人,深得百姓愛戴,人稱時時雨西門德!已經賽過那個及時雨宋江了。」易枝花臉露崇拜。

「你搞得!」西門德樓了樓懷中的吳月娥,盈盈身姿,輕眉大眼,真的是不可方物。

「官人不是要博天下名聲嗎?我尋思着,多搞點善舉。」吳月娥說道。

「姐姐,你來了。」一個眉宇間和吳月娥有幾分相似的姑娘跑了過來,氣質上欠了些大家閨秀,多了點孔武有力!

吳月娥:「我小妹,吳月嬋!從小跟着我父親練武,性格剛烈!」

正當西門德還在考慮要不要大小通吃,文武齊全的時候,一聲呵斥傳來。

「西門慶!」

眾人被這一喊聲驚醒,齊齊回頭看去。只見三人立在獅子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