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話水滸:我是西門慶》[大話水滸:我是西門慶] - 第4章 兩斤豬肉換得武松

西門德坐在櫃檯上,對着一面銅鏡,看着映襯在鏡子里一張帥氣的臉,越看越帥,越看越覺得不枉此行。19歲的年齡,玉樹臨風的外表,關鍵還很有錢,簡直是王哥二次投胎……

打着瞌睡,心想:「梁山泊是個好地方,得想辦法給搞過來,佔山稱王就會有很多很多錢財,還有很多很多女人。這麼多天過去了,那漢子怎麼還不來?」

未時,十來個大漢,提着刀叉,進門來,看着像附近的獵戶,輕車熟路。

「誒,這個酒家怎麼換了。」

西門德趕緊迎上去,面帶微笑,「各位這是要往何處?」

一個獵戶說道:「最近這裡鬧大蟲,我們幾個結伴去獵殺!尋思着喝點酒給自己壯壯膽。」

「這店的酒家怎麼換了?」一個大漢問道

西門德:「我尋到消息,聽說官府要在這蓋個私塾,過來佔個地方!況且這山清水秀的,風水好,養人!」

「這荒郊野嶺的,蓋私塾?」大漢不解。

「這你就不懂了吧,讀書就得圖個清靜,貼近自然。」西門德敷衍道。

一個瘦骨如柴,滿面黝黑的人說道:「聽說縣城獅子樓的茅糧液不錯,帶勁,三杯下去,飄飄欲仙,這要是能整一杯,別說大蟲了,母老虎來了,也把她辦了。」

「這位客官說的可是大西門的茅糧液?」易枝花過來插嘴了。

「對,可惜啊,那個西門慶是個欺男霸女的混蛋,無惡不作……」

易枝花聽了有些不爽,「這位就是我家老爺,西門……」

「對,我是西門德。」西門德趕緊插話,「西門慶是我的哥哥。」

大漢們聽到後,都低頭不語,有幾個已經靠近門口,企圖開溜。

「不過你們別怕,我也是個嫉惡如仇的人,平生最見不得欺壓百姓的惡徒。西門慶臭名昭著,已經逃難去了。以後這西門家我西門德說了算。」西門德安撫道。

眾漢子稍微寬了點心,沒再那麼緊張。

「這圍剿大蟲可是個危險活,你們不怕被吃了嗎?」西門德接著說道。

大漢:「怕!但有什麼辦法,官府發了通告,周圍獵戶不去圍殺,就得砍頭!」

「壯哉,爾等都是義士,捨己為人。」西門德有模有樣的讚賞道:「來啊,取茅糧液來,為壯士踐行……」

幾個大漢愣着不說話。

「今天全場吃喝西門公子買賬!」西門德說道。

一個時辰後,這十來個大漢,都醉的不醒人事,別說去打虎了,起來尿個尿都費勁。拿白酒當米酒喝,不倒才怪!

西門德讓手下把人都抬到樓上去,安排他們好吃好睡。

過了申時,一個身軀凜凜,相貌堂堂的大漢走了進來,「酒家,上酒,好吃好喝的儘管上,不差錢!」

說完大漢就自個兒挑桌坐下。

西門德猜想這位應該是武二郎了,盼星星盼月亮,家有嬌妻都顧不上,終於等到你了。

西門德交代易枝花怎麼做後,便躲到後面靜觀其變了。

「武二身材魁梧高大,一看就是個高手。這要是讓他回陽谷縣,武大郎不得天天找我麻煩啊!」西門德心裏想道,「今晚得搞定,不然這以後出個門都得帶保鏢了。」

「客官,您的酒和肉!」

易枝花直接給他上了一壺參了茅糧液的酒。這是西門德特意吩咐的,怕武二耍面子,喝多了酒精中毒。

武二喝了一碗,對着易枝花叫道:「這酒怎的這麼生猛?」

易枝花說道:「這可是我們大西門的茅糧液,一般人喝三碗必倒,所以我們酒店叫三碗不過岡!」

武二好酒,覺得自己不是一般人,接連喝了十五碗,直呼「好酒!」

吃完喝完,武二已經東倒西歪,提着哨棒就要走。

「客官,別走啊,這景陽岡上有大蟲,你上去就是去給大蟲喂糧!不如留下來住店!」易枝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