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話水滸:我是西門慶》[大話水滸:我是西門慶] - 第3章 月娥思羞東門買店

回了西門府。

吳德想到很多東西要改改,這西門慶的名聲在陽谷縣肯定很差,得換了,不然不利於後期工作的開展。

喚來了易枝花和常管家,「這是我起草的西門府改革方向,你們傳達下去。」

「西門德?」常管家翻看後,驚訝的說道。

吳德說道,「對,咱們也是積善行德之人,以後西門家的收入要拿出一部分行善,廣建粥棚,廣交豪傑。以後沒有西門慶,只有樂善好施的西門德。」

常管家很贊同。

從此陽谷縣多了一個西門德。

西門德拿出了蒸餾釀酒技術,這也是西門德唯一懂的東西。他要靠這個賺很多很多銀子,畢竟樂善好施沒有銀子可行不通。

「把我們西門家的產業集合一下,立一個商號,就叫大西門。這是釀酒技術,你要實施下去,注意保密,我要靠他賺很多很多錢。」西門德吩咐道。

「茅糧液?」

「對,這是我的想法。」西門德拿出幾張紙,「我以後不會管這些,我只會向你要錢,你別讓我失望哦!還有,這茅糧液我最近就要。」

吩咐完了,天色已經昏黑了。

西門德很焦慮,很陌生,很嚮往。晚上還有很重要的事要辦。

「月娥娘子,西門大官人來也!」

西門德推開吳月娥的房間。吳月娥坐在床前,兩眼望窗,無半點星辰,卻絲絲入味。

「昨天嫁進西門家,你昨晚就跑去踏紅翠樓了。這是幾個意思?欺負我娘家沒人是吧?」吳月娥有些幽怨。

西門德無地自容,沒想到西門慶這麼可愛,新婚夜也逃跑。

「去紅翠樓也就算了,還跟幾個狐朋狗友美其名曰最後一頓晚餐,合則我吳月娥還不如一道湯?」

西門德無語,直罵西門慶真不是個東西。

「話說的難聽也就算了,大白天跑到武大家樓下,企圖勾引良家婦女,這成何體統!鬧得整個陽谷縣都知道了。我父親吳巡檢可落不下這個臉……」

前面西門德沒得說,畢竟是西門慶造賤,這後面勾引一說就得反駁了,「娘子,你別聽人瞎說,我已經申冤了,那武大訛詐!」

吳月娥抬眼看着西門德。

西門德勉強的笑了笑:「這不,我一雪前恥,改過自新,以後陽谷縣再無西門慶,多了我這位樂善好施的西門德了!」

吳月娥被看的臉泛紅霞,畢竟是大家閨秀,容易上鉤。

而後劇情不便描述,無非就是月華思羞,夫妻雙雙……

隔天。

「易枝花,景陽岡在哪?」

「老爺,陽谷縣往東二十里左右。」

「最近那邊是不是有大蟲擾民?」西門德問道。

「對的,鬧得人心惶惶的!」易枝花說完,臉上還帶點恐懼。

「得了,帶上十來個家丁,跟我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