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嬌妻火辣辣》[純情嬌妻火辣辣] - 第四章 阮冬宇

  她母親裴素竟然擋在了她的面前,替她承受了這一巴掌。
  「媽,你在做什麼?」
  謝榕氣得大喊了起來,裴素卻腫着半張臉,站在謝雲的面前乞求了起來。
  「謝雲,你說的是真的,只要我把股份給你,你就會將500萬拿出來,將謝鈺救出來?」
  「大嫂,我說的自然是真的。」
謝雲笑了起來,望着謝榕的眼神分外得意。
  直到小姨離去之後,謝榕心中的憤怒都沒有散去。
  她媽媽為什麼總是這樣軟弱?
然而弟弟的性命更重要,她卻不能怪自己母親,只是那口氣卻怎麼都無法消散。
、   「媽,小姨騙了我們這麼多次,這一次你一定要多長點兒心眼。
一定要確認得到錢之後,我們再轉讓股份。」
  謝榕最後終於妥協了,不管怎麼樣,現在最重要的是將弟弟救回來。
  弟弟謝鈺這邊的事情還沒有忙完,顧柔的主治醫生突然給謝榕打了一個電話,說顧柔的生命跡象越來越明顯,有醒來的希望。
  謝榕滿懷複雜的心情來到了醫院,她聽着主治醫生那興奮的話語勉強的笑了笑。
  顧柔醒來,自然是件好事。
  她可以徹底擺脫霍廷聲三年的羞辱,但同時,謝榕也擔憂顧柔會像以往一樣繼續陷害對付她。
  到時候。
她弟弟和母親就有些危險了。
  離開病房之後,謝榕打算開車回到母親那裡。
  她在停車場卻突然看到了剛剛走下車的霍廷聲,他來這裡,也是聽到了主治醫生說的顧柔快要醒來的消息嗎?
  這個男人,果然對顧柔很在乎。
  謝榕苦澀地笑了笑,她想躲開坐上自己車離開。
  男人的視線卻迅速鎖定在了謝榕的身上,他快步走向前,然後拉住了謝榕的胳膊,一張臉的表情又是兇狠又是厭惡。
  「你來這裡做什麼?
誰允許你過來的?
謝榕,我發現你的臉皮真是厚,你將顧柔害得進醫院成了植物人,你怎麼還有臉來醫院看她?」
  男人的聲音又氣又急,他的眼神更是寒冷到了極點。
  這種對顧柔瘋狂的在意,謝榕的眼睛瞬間就酸澀了起來,她下意識的想要甩開霍廷聲的手,穿着高跟鞋的她卻沒有站穩,險些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
  霍廷聲譏笑了起來。
  「每次被我抓到你做錯事情的時候,你就喜歡這樣裝可憐,你覺得有意思嗎?
誰不知道你的心有多惡毒?」
  顧柔以前就告訴過他,她這個表姐最喜歡裝可憐,平日里在家裡就經常欺負她,喜歡卻搶她的東西,後來也果真將搶的目標放在了他的身上。
  這種女人。
每當她佔據自己妻子身份多一天,霍廷聲的恨意就會加深一分。
  「霍廷聲,隨你怎麼想,顧柔快要醒來的事情是醫生打電話通知我的,我只是例行過來看看而已,醫院裏面的監控很清楚,你盡可以去認真看看我這個惡毒的女人,又用了多殘忍的手段對付你的心肝寶貝。」
  謝榕咬着自己的嘴唇,她的眼眶泛紅,話語裏面難掩委屈。
  明明她早就習慣了霍廷聲對她的羞辱,為什麼她的心還是會這樣疼呢?
  「你竟然還和顧柔的主治醫生聯繫着,謝榕,你是不是要把顧柔害死你才會甘心,怎麼會有你這樣下賤又惡毒的女人?」

猜你喜歡